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网球之路上那些让我受益匪浅的球友

如果我与网球的结实是充满了跌跌撞撞的偶然,那么我在学习以及热爱网球之路上所结实的那些让我受益匪浅的球友则是网球之外的意外收获,他们或年长于我,在网球的交流中给我的成长之路以启发和经验,有的和我年龄相仿,相似的成长轨迹和学习经历让我们的交流更增添了一些无缝对接的味道,但我相信这是网球赐予我们的缘分,在五湖四海中因为一份共同的爱好而结实一批人同样是一份奇妙的体验之旅。

2007年,我初次结实网球运动,带着莽撞与初生牛犊的热情提着隔壁室友的拍子就奔赴球场,结实的第一位球友是张师傅,他不是我们学校的教职员工,但因为他爱人负责我们整栋宿舍楼的日常物业管理,而我们的宿舍又位于一楼,与她的办公室临近,一来二往也就与张师傅相熟。他对于网球同样是半路出家,但因为自己经常往返校园内,与学校内一些热爱网球的老师很熟悉,慢慢的也就走上了球场,在接近五十岁的年纪时深陷这 “绿色鸦片”的毒害之中。

我那一段时间疯狂的爱上了网球,体现之一便是一周之内只要是没有课程的时候便身处网球场之上,那是一块4片相连的沥青混凝土面的球场,周围围网与四周隔绝开来,开始我只是眼巴巴的看着那些打的好的校队球员在里面穿梭往来,看着他们回击出一个个精彩的回球,这真是一种内心的渴望所外发出的行为动力。我与张师傅虽然很少约定具体的打球时间,但基本我去球场时总能看到他的身影。

我早晨打,傍晚也多数泡在网球场内,因为过于频繁的打球再加上拍子质量也确实一般,在一年内打坏拍子三把,换线大概在十次左右。但因为没有正规的动作培训与训练,我的网球技术进展的缓慢而充满痛苦,一方面你看到那些确实充满天赋的学弟们仅仅是半年时间就能够打出精彩的对拉和击球,自己却止步不前,另一方面,一些错误的击球动作和过于猛烈的力量让自己的右臂身处伤病的煎熬中,一段时间内,我甚至无法正常抬起自己的右臂,手腕更是只要接受力量的冲击就会出现疼痛,那真是一段难熬的岁月。

但张师傅毕竟是过来人,他劝我合理的调整自己的打球频率,充分的做好热身运动,更是给我提供了一些网球比赛和视频网站,并且鼓励我先不要讲究动作的花哨和潇洒,而应该多看,多想,多模仿,在掌握正规动作后更要克制自己的求胜心,要力求每一个动作的正确与到位。这些良师益友般的谆谆教导帮助我克服那段难熬的岁月,甚至我在想,如果没有张师傅的指导,可能我已经深陷在伤病的反复中,更可能已经彻底的放弃了网球这项爱好。等到我们毕业离校时,我没能跟张师傅亲口告别,但他的爱人,我们的宿管阿姨看着我们几个相熟的同学离开学校,走出宿舍楼,眼中含满了不舍的泪水。尽管我们总说学校就如一个铁打的营盘,而我们就是那流水的兵丁,但四年中,这些师长们的关心与爱护,那些良师益友般的长辈是我网球之路上的指路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