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Hero Node 与新自由主义

犹如当年五月花号,一群追求自由的技术极客为了寻找新大陆,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虚拟世界-区块链。

从此数字世界有了自己的价值体系——一个将深刻影响我们真实世界的价值体系。

中本聪——完全自由主义

以中本聪为代表的是一帮执着的理想主义者,他们从理论研究,到用一行行代码在蛮荒之地创造了璀璨的文明。

比特币就是这样一个充满理想主义的,完全自由主义的产物。

吴忌寒——年轻的垄断者

完全自由主义的结果几乎是确定的,交易效率走向低效,优胜者走向垄断。比特币不仅交易效率低,而且升级效率也是极低的。

比特币绝大部分算力被比特币前三的矿池占据,而这些矿池和矿机又几乎被同一个人所控制,他就是吴忌寒。

帅初,Vitalik——创造民主新秩序

原始的算力文明不仅浪费大量能源,还导致效率低下,因此被诸多人所诟病。以Qtum为代表的新生力量,逐渐转向 POS 机制(以太坊正在逐渐切换为 POS)。

这一定程度上类似于西方民主制的纳税人获得选票,参与治理。

BM——实践特色民主

效率低下的问题在 POS 中依然存在,于是号称 DPOS 的集体领导制在某些投资者的极度追捧下诞生,区块链里有个理论深得人心——TPS 即为正义

是的,在生产关系的对决中,获得更多人的支持的就是正义,无关乎对错。

虽无对错,但是自由主义的理想已然不存在,DPOS 后面走势也是基本清晰的。

首先是高效率将创造商业上的奇迹,大佬们明着跑马圈地,背着可能会相互较量,最终的结局会是“独裁”,这和垄断还不太一样,垄断时代要素市场还是自由的,只是竞争处于抑制状态,但是独裁不一样,自由主义的乌托邦将彻底毁灭。

Hero Node——新自由主义

回归初心,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自由的,值得信任的一个系统,与此同时这个信任系统还要具有处理大量业务的能力。

Hero Node 构建的节点网络是完全自由的网络,每一个人通过极其简单的操作就可以运行一个 Hero Node 节点,加入到节点网络后,就是在为发布到节点网络的Dapp提供多种公链服务,IPFS 存储服务和去中心化网络服务。

Hero Node 开发的 Dapp 是全方面可信任的应用,它的“后端”只使用区块链服务来构建,但是因为区块链本身的不可能三角制约,所以它需要组合各种公链来做一个跨链的服务层。

它的“前端”会基于 IPFS 打包为一个 HASH 地址,类似一个应用种子的形式,最后这样的应用会部署在前面所讲的完全自由的去中心化节点网络上,甚至在软件开发模式上,Hero Node 采用完全无依赖的方式开发,解决依赖信任问题,这一切,都是为了打造这个信任平台。

对区块链的信任其实可以分为两类,对账本的信任和对智能合约的信

账本可以理解为原生最简单合约,信任账本是因其不可篡改的特点和账本合约在数学逻辑上一定正确,而信任合约仅仅是因其不可篡改,合约是由开发者开发的,所以并不一定正确。

如果能理解这一点,就能理解从信任这个层面来看,智能合约本身的可信度和由区块链保证正确的链下计算来说是一致的。保证链下计算没有 TPS 问题,跨链服务层没有不可能三角形的问题。站在去中心化大生态角度,构建高效系统是没有问题的。

最后希望大家打开视野,从去中心化大生态角度去认识一个自由的,信任的,高效的系统——Hero Node。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HeroNode”

作者刘 国 平

区块链应用技术专家、比特币第一批矿工、Hero 移动跨平台框架开发创始人,Hero 理事会会长。曾任职万得资讯、第九城市、点融网等知名互联网公司负责技术研发、并深度参与点融网区块链应用场景开发。

深耕 Hero 框架开发和区块链应用场景开发多年,于17年将二者相结合,创建全新的 Hero Node,致力于让天下没有难开发的 Dapp,坚信 Dapp 时代将让生活更加美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