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星河互联“陨灭记”

星河互联“陨灭记”

从2015年窝窝团上市到2018年“星河系”陨落,短短三年时间徐茂栋和他的资本帝国如烟花般转瞬即逝,留给资本市场的是无数待解谜团。

在中国资本市场历史中,能被带上“系”的机构大多是名声在外。比如“德隆系”、“安邦系”。和前辈们比起来,徐茂栋的“星河系”名头并未那么响,甚至许多非一级市场从业者根本不知道。但这并不妨碍“星河系”成为资本市场的“弄潮儿”。

该来的总会来的

“这一天是早晚的事”已经离开星河互联半年的王平(化名)坦言。5月25日,新京报报道《星河系“危局”》称星河互联公司内部已经人去楼空,一些员工反映公司至今未发放4月工资。

在王平看来这并不奇怪:“星河的问题在去年(2017年)就已经爆发了,短贷长投,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很多项目签了TS(term sheet 投资条款清单)钱没到账,我们都不知道钱去哪里了”。

王平加入星河互联的2015年正是徐茂栋和他的资本帝国起势之时。2015年1月星河互联孵化企业艾格拉斯以25亿人民币的估值与A股上市公司巨龙管业完成并购重组,成为当年两市最大牛股;2015年4月初,历经“百团大战”洗礼,屡次上市受挫的徐茂栋一手创办企业窝窝团最终完成赴美上市,虽然中间闹出了“乌龙”,但最终还是顺利登陆美国资本市场;2015年6月,窝窝团宣布3000万人民币收购香港投资公司众美联,成立“众美窝窝”集团,成立餐饮互联网平台。

在一系列密集的资本“组合拳”之后,徐茂栋抛出了星河互联的“生态体系”。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徐茂栋曾谈及星河互联和传统VC、PE的区别。

“VC、PE是游牧模式,像猎人一样是上山打兔子,大量依赖外部环境,风险和成本都相对较高,投资完成后,大部分创投仅能够提供少量的管理和资本支持,难以真正为企业提供全面综合价值服务。星河互联则是农耕模式,自己圈养兔子,更有主动权。星河互联商业流程主要包括模式创建、团队匹配、公司设立、提供专业管理、技术服务等环节,为创业者打造拎包入住式创业环境。徐茂栋指出,星河互联的原则是,承担联合创始人的工作,但不领薪酬,只帮忙不添乱。”

这种看上去似乎很有道理的投资理念和此前的贾跃亭的“生态化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为了颠覆所在行业的传统商业模式;都是新兴进场者想要快速在市场中刷存在感;都是绝对领导者某一个人的想法而非集体决策。

事实上,徐茂栋在资本市场中的覆雨翻云水平比起贾跃亭有过之而无不及。短短三年时间里,星河互联先后借壳或控股多家上市公司,借助上市公司,徐茂栋开始了他在一二级市场中的资本腾挪。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