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稳货币”难解“紧信用” 非标资产回表受阻

[金融去杠杆以来,表外融资回归表内趋势延续,但成功率较低,一方面银行受制于有限的信贷额度,另一方面由于房地产企业、城投平台融资环境迅速恶化,信用风险大幅上升,表外业务回表受到能力和意愿的双重制约]

[5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7608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51.24%。社融遭遇腰斩的背后,实际上是由于今年以来“稳货币+紧信用”的金融环境造成的。]

人民银行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7608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51.24%。社融遭遇腰斩的背后,实际上是由于今年以来“稳货币+紧信用”的金融环境造成的。

5月份社融大幅下滑的同时,银行信贷基本持稳。机构分析,过去市场预期非标资产有望进入银行表内,但从数据来看却并不支持这一结论。

在业内人士看来,金融去杠杆以来,表外融资回归表内趋势延续,但成功率较低,一方面银行受制于有限的信贷额度,另一方面由于房地产企业、城投平台融资环境迅速恶化,信用风险大幅上升,表外业务回表受到能力和意愿的双重制约。

“紧信用”的魔咒

5月社融规模增量760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8.43%,环比更是大幅下降51.24%。

从社融结构来看,非标增长的乏力和债券融资低迷现象明显。委托贷款减少1570亿元,同比多减1292亿元;信托贷款减少904亿元,同比多减2716亿元;企业债券融资净减少434亿元,同比少减2054亿元。

人民银行发布的5月金融数据统计报告还显示,5月份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为2.72%,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09个和0.16个百分点;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为2.82%,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28个和0.1个百分点。

为何货币市场环境平稳的同时,社融却遭遇腰斩?多家机构认为,今年以来,金融环境整体呈现出“稳货币+紧信用”的特征。

广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郭磊认为,当前信用违约冲击不仅体现在二级市场信用利差走阔,还体现在一级市场信用债券发行难度提高,5月以来信用债发行推迟或取消事件明显增多。

“未来政策会通过一系列举措修正信用市场的负反馈。6月初以来MLF(中期借贷便利)扩大抵押品范围、联合授信机制落地,我们认为这只是开始,未来还会有其他风险对冲政策落地,同时货币端利率将维持中性,防范信用风险扩散传染。”郭磊认为,未来需求对冲政策的重点在于打开货币乘数空间,并引导银行补充资本金。目前限制银行信用扩张的不是负债端的总量流动性多寡,而在于资本金及其他监管指标约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