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生活大爆炸11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全球金融治理处在最困难时期

图片来源:摄图网

6月14日,在2018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表示“经济全球化现在是最困难的时候”。陈四清说,从英国脱欧,到特朗普开始的“美国优先”和“贸易战”,再到现在的意大利危机,后面还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南美受到的冲击也很大。在这种情况下,全球的金融治理是最困难的时候,因为经济全球化现在是最困难的时候。

同时,陈四清认为,目前也是经济全球化最有希望的时候,也是全球治理最有希望的时候,这种希望源于中国进入了新时代。在新时代下,中国按照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想来推进全球化,按照共享共建的原则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以及全球金融治理。

近年来,新兴经济体的市场作用越来越大。按照购买力的评价,2008年新兴经济体占全球GDP份额51.2%,到去年已经达到59%,增长了近8个百分点,这还是经历了金融危机的情况下。从增长来看,过去十年,新兴经济体的年均增长5.1%,比发达国家高出3.9个百分点。从全球贡献来看,新兴经济体在2017年贡献率已经达到80%,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不过,新兴经济体也遇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发达经济体通过量化宽松、加息,可以把所有的风险转移。美国金融危机2008年发生以后,其实看经济的波动线,美国没有受到大的影响,真正的影响都转向欧洲、转向新兴经济体、也转向了中国。

这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全球金融治理体系出现了问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国际资源配置效率很低,大量剩余资金在套利,只有中国在支持实体经济,全球虚拟经济的成分仍然很高。二是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负面外溢效应很强。尽管对发达国家不满,但大家都把外汇储备用美元来储备。三是金融风险防范机制不完善。各个国家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国家主要靠外汇储备防范风险,但是这些外汇储备随着货币宽松政策的推行,早就“打折”了。

在这个全球最有希望又最困难的时候怎么推进全球的金融治理?

陈四清提出三点建议,第一,新兴经济体要练好内功,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把自己的实体经济建设好,把自己的金融体系建设好。全球金融治理方面,要完善内部治理机制、完善国家的监管体系和金融体系、完善区域的金融体系治理,同时防止过多的泡沫化。

第二,发达经济体要加强政策协调,减少负面溢出效应。负面溢出效应有部分会回流到发达经济体内部,有些国家应当承担。有些国家最后会为“自我优先”的政策吃到苦头,不顾周围的邻居要把自身建设好是很难的。在全球一体化情况下,不能“各人自扫门前雪“。

第三,要加强金融互助,完善治理体系。特别是在一揽子货币建设里面,新兴经济体要更多地增加分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定要打破美国的一票否决权。中国在全球金融治理体系方面,还要走更长远的步伐,人民币国际化的路子还很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