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端午记忆】渌水河畔有龙舟

说起湘东的龙舟赛,那是最美好的记忆。那是伴着童年,常常出现在梦中的场景。也不记得究竟是哪一年的哪一天,母亲的手依然光滑,牵着我将我抱起,放在父亲挺拔的背上。我不满足于止步“山腰”,攀着父亲的肩,猴头般灵活地窜上他的脖子,骑在肩头,屁股蛋子便随着母亲的叫骂火辣辣地疼了开来。而我的目光终于越过父亲的头顶,越过人山人海,看见了那一条条在渌水河中伴随着锣鼓声翻搅着白浪的“龙”。

一弯流水,曾见早发白帝彩云间,亦看孤帆远影碧空尽,船的浪迹,水的纠缠,如影随形。“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流淌着淡淡的期盼、浅浅的温柔,“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野渡无人舟自横”陈设着无边的寂寥与虚空……水与舟,又怎载得动?

直到润之先生写出“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才一扫唐宋诗词中弥漫的忧云愁雾。而我记忆中最动人的水与舟,是只属于中国民间农历五月初五的端午的河水端午的龙舟

(摄影:伍坚)

五月初五,在中国广褒的乡村,是个盛大的节日—— 端午节,这一天,是一袭白衣的屈子,天问无果的日子,是汨罗江泪流满面的日子,是一缕高洁魂灵回归天穹的日子。 这一天,水与舟深入了民间的心与髓。这一天,艾草与粽叶的香氤氲了民间的心田

与无数江河无数的乡村一样,五月初五的萍乡,在湘东的渌水河都有着端午赛龙舟的传统活动。

2017年5月26日,湘东举办龙舟文化节,一早便与几位摄友,赶到湘东老街地界的渌水河畔。到那一看,才知道什么是人山人海,渌水河岸两旁、湘东老桥上、沿河路边的房顶上,凡是能落脚又能看得见河道的地方几乎都挤满了等着观看龙舟赛的人群

当咚咚咚咚的鼓声渐渐响起的时候,喧闹的人群霎时静了下来,人们不约而同地一齐向河面张望,只见几艘龙舟远远转过渌水河湾,在一条横过河面的红绳前齐头停住,有经验的人知道,只待一声炮响龙舟赛就会开始了

果然,号炮轰鸣的刹那几条龙舟飞矢般箭射而出,当鼓声从先前的舒散轻柔渐自密集强劲时,铿锵的锣声亦随之响起,桥上有人喊着“看哪,他们马上就要‘拼命了’!呵呵!”。

(摄影:邓福生)

抬眼望去,只见一条条龙舟于中流击水、破浪而来,待龙舟划得稍稍近了些,便见龙舟两侧的河水被搅得如同沸腾了一般,随着整齐划一的木桨一次次飞向空中如碎玉飞花般四处飞溅后重又纷纷落回水面迎向另一波溅起的水的花朵

(摄影:杨继红)

等龙舟即将迫近人群时刻,便能听见节奏鲜明的号子声,而此时金黄色的龙身、高高昂起在水面的龙头已然入目,锣鼓手、桨手、舵手及旗手泾渭分明。甚至那怒目圆睁的龙眼、飘逸飞扬的龙须,都历历在目了。

人群顿时如龙舟两侧的河水一般的沸腾了,呐喊声、欢呼声与龙舟上传来的号子声、锣鼓声响成一片,等离观看的人群越来越近时也是离终点越来越近时,河面上所有的“龙”终于爆发出龙的最强音,密集而激越的锣鼓声如雷霆滚滚而来在人群中炸响

(摄影:彭学平)

操桨手抡圆了肌腱虬结的胳膊风一般地舞动手中单桨,口中发出短促、有力的“嗬—嗬—嗬—嗬!”的呼喝声,和成了这巨龙般低沉的怒吼,这粗犷且充满野性的吼声加之上百位上身赤裸着的黝黑精壮的操桨汉子,这画面,令人无不血脉偾张。

(摄影:彭学平)

当最快的那两艘龙舟快接近终点的红绸球最后一决雌雄的时候,喧然的人群,瞬时间安静下来,几达悄然无声的境地,直到那艘冠军之舟冲过终点,人群于极静中刹那发出狂潮般的喝彩。

人潮中的我此刻却陷入迷茫,此刻的河水与龙舟,谁在主着谁的沉浮?五月初五,是水与舟承载着端午,还是端午承载了水与舟?

(摄影:张新纯)

哲学是至极的百无聊赖,我还是更愿意满心欢喜地祈愿这端午的河流、这河流中竞渡千年的龙舟,主着民间最单纯的幸福与满足的,沉沉浮浮。

一个人与一个节日,一种民俗关系如此之紧密,中国历史上唯屈原一人而已。文化的盛宴无须山珍海味,有飘香的粽子、奋进的龙舟即可。生活因参与而生动,记忆因传承而永恒,在咀嚼和回味中,以最本真的态度,认真我们的生活,端正文化的价值。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