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网红经济还能红多久?

2018年,网红不红了。

不管是“网红”这个词还是被称作网红的那批人,都面临着一个致命的议论:“网红”还能活多久?

2016年被称为网红电商第一的张大奕店铺,双十一当天10分钟销量就超越当时火爆的优衣库,可谓风生水起,鹤立鸡群。而有消息披露,及至2017年8月31日,张大奕店铺背后的如涵发布了其2017年半年报,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其净利亏损1531.9万,相比去年同期亏损持续扩大。

号称第一尚且如此,其余同行又能几何?红极一时的网红经济,如今却为何落得这般举步维艰。从早期的备受调侃到的爆红,网红为何能吸睛又吸金,现如今网红经济为何急转直下?又如何才能破冰前行?

“网红”即网络红人,泛指在现实或互联网生活中,因为某个行为或某个事件而被网络大众所认识和关注而走红的人。这个人也许有其独属的商标、品牌、宗教及生活方式等。在他的背后,有着成千上万粉丝的努力和支持。所以说网红是当代网络经济能力的产物。

2015年起,曾是网友调侃对象的网红,开始让人刮目相看。《2016中国电商红人大数据报告》中,预估2016年中国红人产业产值将达580亿元人民币,远超去年国内440亿的总票房金额。彼时最红的网红Papi酱凭借在微博上发布的吐槽短视频,拿到了1200万投资,估值过亿。另一位网红“雪梨”淘宝店铺年收入过亿,微博博主“回忆专用小马甲”、“同道大叔”甚至宣布了拍电影的计划。

从电商到广告,从直播“打赏”到进军影视行业,网红们凭借自身粉丝形成的巨大流量,实现着多渠道的变现。围绕网红产生的商业链条和盈利模式也浮出水面,被称为“网红经济”。

网红经济兴起的时期还处于互联网上半场,这个时期最重要的仍然是流量。而网络红人本身作为一个低价高产的流量黑洞,自然备受互联网商业的瞩目,进而一个又一个的网红经济项目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所以可以说,网红经济只是乘上了时代的快班车,是凑巧而红,并不是本身就具备爆款因子。过于虚浮,根基不稳,也就容易起的快,摔得惨。

网红经济,就像一座大桥,建造时就掺杂了劣质材料,有崩塌的风险。而直接导致其崩塌的,一是内部的“溃于蚁穴”,即同质化严重和产品质量低下导致的拙劣用户体验。二是外部的“承重过多”,即互联网商业迈步和国家对于网络红人的监管力度加大。

网红正如无根之草,没有一定的内涵和文化底蕴,注定不能像根深蒂固的大树一样茁壮成长,根深叶茂。其实,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网红”,我们从小到大吟诵的唐诗宋词的作者,李白、白居易、苏东坡、辛弃疾都是他们那个时代的“网红”,民国时代的“网红”鲁迅、老舍、巴金、矛盾依旧占据了我们的中学课本,这些网红之所以能够“长红”靠的是对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历时传承、对于时代的批判感悟和对国家的全情投入。

网红经济如果只是靠一些出位吐槽博取眼球的网红来支撑,注定如烟火般转瞬即逝,因为大众的口味变化和遗忘速度之快要远远高于一个网红爆红的速度。2018年网红经济伴随着网红凉了,估计再热起来也很难了。但是随着科技兴国、实业兴国的理念崛起,真正的“网红”—科学家、实业家们该红了,而且会一直红下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