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澳洲养老金大变局!青萍之末风初起,山雨欲来以待时

本文通过解读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Commission)最近公布的私人养老金(superannuation)系统的调查报告草案(draftreport),为你解码澳大利亚养老金(superannuation)的历史、现状、所面临的挑战,我们去的改革探索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Commission)针对私人养老金(superannuation)系统的调查报告草案(draftreport)前段时间正式公布。

背景

作为为澳洲政府提供独立经济政策咨询的调研咨询机构,生产力委员会对于澳洲私人养老金系统的调查咨询(inquiry)历时两年之久。

作为世界第三大私人养老金系统,澳洲的私人养老金系统(superannuation或super,常被译为退休公积金或超年金)掌管着全国90%以上劳动人口的超过$2.6万亿澳币的退休储蓄投资(这一巨大的可投资资产等于澳洲GDP的150%)。

而对个人而言,作为仅排在房产之后的第二大个人资产,super却很少被人们所了解。虽然雇主(employer)需依法向任何年龄超过18岁月收入超过$450澳币雇员(employee)的私人养老基金账户(superannuationaccount)供款雇员日常工资的9.5%,人们却通常不太了解自己的养老基金(superannuationfund)到底是市面上200多家养老基金中的哪一家。更不了解自己投资到了养老基金里的哪种投资产品(被称作investment options)。

在当下的制度中,虽然我们有权利随时选择自己的私人养老金基金和基金中的投资产品,绝大多数人并不会使用这一权利。

为了使雇主在员工不做出选择的情况下也能履行其强制供款的法律责任,当员工入职时,如果不告诉雇主自己的养老基金选项,雇主会指定一个提供MySuper Product(也就是有牌照的默认投资产品 –即default product)的养老基金作为你的默认养老基金 (employernominated default fund)。

问题

生产力委员会的草案指出了养老金系统中的两大结构性缺陷:

无意而为的多重账户(unintendedmultiple accounts);

投资表现不佳的养老基金和其投资产品(underperformingproducts and funds);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