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逍遥侃球】看球是一种生活方式 三好青年都看球

世界杯今天要开始了,所以今天跑个题,逍遥聊聊足球,聊聊我关于足球的记忆。

逍遥可以算个伪球迷。真正看球是初三毕业的美国世界杯,那年夏天考完试无比轻松,大夏天的穷孩子没钱能跑去哪玩,除了篮球就是看电视了。我看球算晚的,一发小从86年开始看世界杯,我没有百度,也不知道86年世界杯我国直播了没有。对于94世界杯,我可能有点印象的就是巴乔落寞的背影还有那首OLE OLE O LE OLE 欧雷 欧雷欧雷欧雷。

话说94年也是我国足球职业化甲A联赛的第一年,不过那一年我压根就没有看。直到95年国安爆发,我记得那时全班疯了一样的迷足球,即便上课中,某人课桌里头也要藏个收音机听球,然后给大家通报比分。那一年是国安年申花运,直到那一年我才有了自己真正的主队(北京国安)。当年国安五虎 高峰 高洪波 邓乐军 谢峰 曹限东迷倒多少妹子啊。至今我还记得他们的特点,高峰速度奇快,防不胜防,高洪波善用巧劲,每次进球都特轻松不费力,但是人家跑位也确实厉害,邓乐军一脚任意球功夫,我记得他跟广东宏远的足协杯决赛轰进了一个巨漂亮的任意球,谢峰是个神人,前锋出身,但是后来打边前卫和边后卫。丫只要一启动,没人能追的上,从后场右侧冲到对方底线位置再传中可称一绝。至于曹限东,有的人叫他金左脚有的人喊他曹大面,作为中场指挥官曹呗还是有一定功底的。

再说一个跟足球有关的话题,我的体育老师龚建平。龚老师作为老师,话没得说,好人一个。带我们踢球,跟我们一起玩。那些年我国商业比赛比较多,龚老师作为边裁参与了工体不败神话时期的大部分场次。国安的和国家队的大部分商业比赛我经常能看到龚老师的身影。记得有时候他要去忙裁判工作会提前跟我们打招呼,说给大家要点球星签名照片什么的。当然高中毕业之后N年再得到消息就已经是从报纸上看到的消息了。龚老师追悼会的那天我记得北京晚报还是北京青年报上的那一张照片,我校著名的搞笑老师老罗(跟锤子那个没关系)握着龚老师遗孀的手恸哭的场景。我写这些不是给龚建平老师翻案,当年整个中国足坛是黑暗的,打招呼塞钱的风气甚狂,中国足协搞了一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结果只有龚老师一个人坦白,结果只有他一个人进去,剩下的不了了之,滑天下之大稽。说起这段过往,我只能说当时中国足球的天是黑的,也许作为裁判龚老师错了,但是作为老师,他是一位好老师!

记得龚老师去世,各位业内人唯恐避之不及,只有国安21号高雷雷前来悼念。高雷雷是个好孩子,不怂,从这点就能看出来。有恩当报!我还记得99年高雷雷打进扳平比分的那一球之后,脱衣狂奔的宣泄,之前那场球很多人说国安无欲无求,成全辽小虎的凯泽斯劳滕神话是送顺水人情。全中国都信了。这压力太大了,输了是正常的,赢了和打平就不正常了。好吧雷雷这一脚的意义大家就都明白了吧。后来作为有一个有个性的人,雷雷和国安闹翻自己去闯荡欧洲,回国以后开饭馆搞公益,至今仍被很多球迷称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