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狐友校草大赛

手机搜狐

SOHU.COM

顾雏军70分钟陈述:最荒唐 借钱居然借出挪用资金罪

6月14日消息,昨日(6月13日)8点40分,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法)2017年底宣布再审的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之一的“顾雏军案”公开开庭审理。

昨日审理至23:30结束,今日8点30分继续开庭审理。

顾雏军在自行辩护过程中表示,仅依据本案一审、二审中的程序违法之事实就足够支持做出全部无罪的裁决。为了进一步清楚证明其无犯罪动机和犯罪事实,他补充了大量陈述。但顾的陈述被审判长打断,审判长裴显鼎表示,此时顾雏军一个人已经说了70分钟。

顾雏军表示,”需要说明的是,我在顺德格林柯尔有80%股权,我父亲有20%股权。就买制冷剂这件事情,我作为总经理是可以做决定的,不需要开董事会或股东会的。这是没有问题的,是不需要任何人批准或同意的。天津格林柯尔当时是外商投资企业,它是我国外公司控股的企业,它卖制冷剂根本就不需要开董事会,卖制冷剂是销售人员都可以决定的事情,只要按照公司定的价位去卖制冷剂就可以了。我作为天津格林柯尔的总裁、法定代表人,我当然有权签《供货协议书》。“

”在以上事实如此清楚的情况下,为什么对这样没有任何危害的行为进行如此严厉的刑事追究呢?唯一的原因就是一些贪官污吏为最终强夺科龙的股权,计划用虚报注册资本的刑事犯罪,来注销顺德格林柯尔,从而让顺德格林柯尔拥有的科龙股权,可以任由他们处置。“

关于所谓挪用扬州亚星客车公司6300万元的问题,他表示,”本人在《补充刑事申诉状》和《补充上诉状》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6300万元是扬州机电的资金,扬州机电根据其与扬州格林柯尔公司的《借款协议书》支付借款时,其与扬州亚星的《股权转让协议》和《补充合同》均未生效,因此6300万元不可能是扬州亚星的股权转让款。”

他表示,“最重要的是,6300万元与6404万元根本就不是同一笔资金。可以说,这是史上最荒唐的事情,借钱居然可以借出一个挪用资金罪。”

关于虚报注册资本罪,他表示,”到目前为止,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并没有说我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变更登记,也不认为我们的股东变更登记违法,并进行了年检,这就表明这次工商登记行为的整个过程完全没有违法。因此,将股东变更中的股权比例变更理解为注册资本变更进而认为是虚报注册资本,并予以定罪,是将正常的行政行为扩大解释为违反刑事法规进而认定为犯罪行为,是随意入人之罪的行为。“

关于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他表示,”这事实上是德勤在个别贪官的压迫下,故意拿这5.7亿的压货销售做文章的不道德的、犯法的行为,这种当时已分销了6000万元的压货销售当然应确认为销售,而且不应出任何保留意见,这是违反德勤多年的销售确认习惯的,我坚信这段细节就会真相大白。 “并且说道,德勤受到广东证监局一个姓黄的科长等人吊销其会计审计资格的威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