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们都在广州这座城市里,孤独地活着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的温柔。”

——《山丘》李宗盛

人生最怕的

是突然有一天听懂了一首歌

这座城市风很大,孤独的人总是晚回家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回到14岁的初中学生时代

身旁是自小青梅竹马的玩伴

我们在一路打闹玩耍

不远处,就是我炊烟袅袅的老家...

正当我奋力奔向家门时,“叮叮叮”

一阵刺耳的声响起,梦醒了

来不及回味梦境的美好

也没时间考究梦境的缘由

匆匆洗漱,化妆换衣,挎上包,带上门

扎进了比梦境还魔幻的地铁三号线

来广州逐梦的人越来越多

而广州地铁三号线却很少出故障

准出准进,不给你停歇犹豫的机会

“珠江新城站,到了,请乘客在右门下车”

我赶紧抱住今天的开会文件

从一对你侬我侬的情侣中间穿过,下车出站

一份忙碌的工作真的能够麻痹情感

这已被我列为“失恋治疗配方”

办公室的人六点半一波,七点一波地下班了

剩下的就是我这种

没有情人约会,也没有家人热饭菜等候的

九点钟那波,孤独患者

你那么孤独,却说一个人真好

在广州这座城市里,有一个人群

叫“隐形小确丧人口”

表面看起来很开心,整天嘻嘻哈哈

但实际上内心脆弱,孤寂又敏感

他们经常一个人出没

除了在办公室里跟同事、上司必要的交流外

剩余的社交都靠网络支撑

戴着耳机并不是音乐有多动听

只是不想被旁人察觉自己内心的局促

广州的餐厅林林总总,多不胜数

但似乎并没有给“一人食”留下太多的选择

当我在餐厅看到别人围一桌吃喝说笑,

而自己想点多几个菜又怕吃不完

只能作罢的时候

那种内心的落寞便又悄然作祟

其实,我也很想家人朋友围一桌

想热闹,想欢笑,想有人陪伴

可每次父母打电话来问候

一个人过得好不好时,我又总是说“好”

不能袒露自己的苦楚

这大概也是成人的必修课吧

但愿在习惯“孤单”的同时

我还没有失去感知“温暖”的能力吧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世界的残忍

从前我总以为像pizza店、火锅店

这样人潮熙攘,充满欢声笑语的地方

只适合家庭聚餐,朋友欢聚

而像我这种一个往来无闻的人

很多时候就算想吃pizza,也不敢迈进店门

害怕被别人发现“我怎么一个人吃饭”

午休时间又到了

同事们捧着叮热的自家便当从我身边走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