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忆童年——小时候,常在这里玩耍

“我爷爷小的时候,常在这里玩耍,高高的前门,仿佛挨着我的家,一蓬衰草,几声蛐蛐儿叫,伴随他度过了那灰色的年华。吃一串冰糖葫芦就算过节,他一日那三餐,窝头咸菜就着一口大碗茶……”

我喜欢严肃先生,是因为喜欢他的歌!当年一首《前门情思大碗茶》就生动地再现了我们儿时的情景。

凡是打小在北京长大的孩子,提起前门那就有说不尽的感情和道不完的故事,因为它连接着城墙;连接着北京的大街小巷;连接着明清以来历代北京人的生活;也连接着我们儿时的乐趣。

小时候,叫上胡同里的二哥,六子,老九,小弟,从家住的地方去前门玩儿,伙伴们不抄近道,也不坐车。而是从东帅府出去经东单过长安街奔哈德门(崇文门),再从那爬上城墙,沿着残垣断壁一直可以走到正义路西边再下去,时间允许,就去前门楼子,天安门广场转一圈。那时的城墙已是破烂不堪,跑马道上的地砖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丛生的杂草和坑洼不平的夯土。来城墙上玩耍的多是住在附近的半大孩子,不是抄蜻蜓的,就是逮蚂蚱的,那些上点儿年纪的都是来放风筝的(城墙拆除后,大家就到广场去放了)。

春夏时节,要是在城墙上爬上爬下走热了,也没地方躲老爷儿,哥几个就拔几把蒿草编个帽子顶着遮阳,光着膀子抡着背心,一个劲地疯跑,看谁先到地界儿,谁落在最后谁倒霉,回去的路上掏钱给大家买冰棍吃,那时候穷啊!谁攒几个钢蹦儿也不容易,所以都争先恐后地冲。到了前门一般不敢耽搁,马上就得返回來,那时候出门野去,都是瞒着家大人的,回家晚了,轻者挨呲,重者挨揍!

秋天过鸟的时候,去城墙上玩儿,最美!头天儿,哥几个约好了,等隔天儿家大人一早上班走了,立马出发。到了,找个地方一坐,举头向空望飞雁。文革前,一过中秋节,那大大小小的鸟们,成群结队地自东向西的从北京上空经过,那鸟多得时候“遮天蔽日”,接连不断要过好几天。那时候不大会区别鸟的种类,只知道大雁是排着队飞的,过来一群,就喊“来了,来了,看啊,大雁!”常常惹来大孩子们的讥笑和纠正:傻冒,那是野鸭子;那是天鹅;这是鹤……运气好的时候,用抄子可以逮到落单的有伤的大鸟!

等白菜下来的时候,北京的上空就是沙燕和乌鸦的天下了,一连几天人们耳朵里听到的全是它们的叫声。白天,他们在垃圾站刨食;傍晚,就黑压压地落满了整个北京城。它们走后,不论是庭院里,还是大街小巷,满世界都是鸟屎。每到这个时候,北京城墙的跑马道上就是乌鸦的集结地,密密的衰草中,满满的地全是它们的身影,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紫色的丝带,环绕着灰色的北京 文革前,从哈德门的城墙上,不仅可以去前门,还可以向东到东便门和古观象台去玩。文革开始后,随着“形势”的发展和地铁一号线的开建,这些原本就已残破的城垣,迅速地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永久地消失了!

城墙上城砖,一部分被北京市民拿去搭了鸡窝,垒了煤池子,砌了台阶,盖了小房,垫了路;一部分被体育爱好者拿去做了石锁,墩子;大部分在1969-1971年,被运走建了防空洞。我们小学三年级以后体育课的主要项目就是搬砖!国防教育也是从挖城墙上黄土拖坯开始的!

如今,北京的城墙早就没了(只存有遗址)!但是,做为最后一拨在城墙上玩耍的孩子,记忆还在!大人们常说:玩意儿,都是孩子们玩儿坏的!那么,北京的城墙,是谁玩儿坏的,是谁玩儿没的?有我们,也有其他人……

一想到北京的城墙,仿佛就能听到我们儿时玩耍的笑声……当然,也曾听到过梁思成们的哭声……

每当听到孩子们哼唱《前门情思大碗茶》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庆幸自己有过在城墙上玩耍的经历…… “我爷爷小的时候,常在这里玩耍……”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小的时候,也常在这里玩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