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探寻前世今生的冒险:尼泊尔流浪记(四)--你好,老王

昨天晚上睡得好难受,车厢很吵,而且突然进到高原,还是有些许不适应。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听到列车员在说今天火车上晕倒了好多人,要是大家有不舒服就赶紧去吸氧。

早上7点被冻醒,发现已经快到那曲了。起来准备把防潮垫收好,结果有个女生过来问我能不能借她睡一会儿,便放着没管了。出门在外,大家都不容易,再说,我在外面经常接受别人的帮忙,举手之劳而已。洗漱好回到座位,发现左眼发炎了!昨天晚上睡觉前没去卸妆,带着眼罩睡的觉。唉,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火车晚点了一个多小时。把昨天在兰州买的提子和黄瓜洗好,这就是我的早餐了。

在那曲停车的时候,车上上来了很多藏族大妈、大爷,一股西藏的“味道”扑面而来。其中一个藏族大妈坐到了警察叔叔旁边。从那曲到当雄的路上,我看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湖,便问旁边的藏族学生这湖叫什么名字,藏族小孩说这个湖没有名字的,我便给这个湖取了一个名字--“那当错”,那曲到当雄中间的湖,为啥不叫“当那错”?我怕麦当娜找我麻烦。当我们在开这个玩笑的时候,藏族阿妈一直在冲着我和警察叔叔笑,还拿出麻花和牦牛肉干给我们吃,但是我没吃,肚子有点胀气,没啥胃口。不一会儿,我还看到了彩虹,希望这是预示好运的。

在那曲停车的时候,车上上来了很多藏族大妈、大爷,一股西藏的“味道”扑面而来。其中一个藏族大妈坐到了警察叔叔旁边。从那曲到当雄的路上,我看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湖,便问旁边的藏族学生这湖叫什么名字,藏族小孩说这个湖没有名字的,我便给这个湖取了一个名字--“那当错”,那曲到当雄中间的湖,为啥不叫“当那错”?我怕麦当娜找我麻烦。当我们在开这个玩笑的时候,藏族阿妈一直在冲着我和警察叔叔笑,还拿出麻花和牦牛肉干给我们吃,但是我没吃,肚子有点胀气,没啥胃口。不一会儿,我还看到了彩虹,希望这是预示好运的。

把东西放到房间,娟儿还在布达拉宫附近晃悠,就一个人出去吃个饭再回来。回到大厅,跟老王聊天,他几乎每年都会去一次尼泊尔,来找他取经再适合不过了。他把路线、住宿、换货币、购物的细节都跟我详细讲了一遍,怕我记不住,还让我拿出便签本给我写了下来。靠谱!

聊完尼泊尔,就开始聊近况。老王告诉我,他打算今年10月底开始独自徒步横向连续穿越阿尔金山、羌唐、罗布泊、可可西里四大无人区。我很惊奇的问他谁给他投资,后援团队怎么找到的,结果他告诉我,他独自徒步穿越三大无人区的意思是——没有后援团队,没有食物预埋,没有紧急救援!全靠自己一个人!他打算自己去焊一个不锈钢推车,所有食物都自己带,选择十月底是因为那个时候温度低,缺水的问题相比相对夏天来说会没那么严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