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是伪球迷,年年看世界杯

说到足球,就是一部伤心往事。在很多球迷心里,都是莫名的痛。曾经有米卢带我们去世界杯走一趟,连吞几弹回来了。捶过胸、顿过足,曾听到对面楼里发出嘶声力竭的狂吼,那些年我们也到现场去吼过“重庆雄起”“裁判我儿”。如今的国足冲不进世界杯,连在亚洲都混不下去。四年一个续集的世界杯电影,对中国人来说,确实是“伤心总是难免的”。

但是,每当世界杯来临,我们都会收拾起伤心,在啤酒里,在小龙虾之间,在可乐的畅饮中,伤疤不痛了,我们深爱它,为它守在电视机前,为它熬夜不觉困。今晚11点后,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俄罗斯境内11座城市中,12座球场内举行的世界杯比赛,势必是让无数男人疯狂,无数女人迷茫的重要赛事了。

长安汽车,自在星空之旅

每届世界杯都不缺话题度。就在昨天,临近开赛,西班牙主帅洛佩特吉下课了。也就在昨天,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获得2026年世界杯联合举办权。越临近世界杯,朋友圈的话题就越多了。经久不衰的,就是真伪球迷的话题了。

有人总结出,男性伪球迷的口头禅通常是“所有球赛都是假球,尤其是世界杯”,因为他们平常有关注的球队无外乎德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巴西、阿根廷。一旦这些球队打平局或者输了,他们一定会显得分外睿智:“你看,我就说吧,世界杯都是假球!”有人说:太尬了,突然冒出来很多伪球迷,特别是看帅哥的女伪球迷。他们认为女伪球迷只粉梅西和C罗。

阿根廷只知道梅西,对葡萄牙只知道C罗

作为一个伪球迷,我连球员姓名、所属俱乐部、场上位置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克鲁伊夫,内马尔,喷嚏……我并不关心哪个进球精彩,哪个球队会夺冠;伪球迷本来就是凑热闹来的,四年才一次的热闹,看球就行啊,哪有时间去背书?

不论真伪,其实都只是想在这场全世界的盛会中找到共鸣。98年法兰西之夏,应该是70、80后最有强烈共鸣的一届世界杯。那届世界杯聚集了一批传奇巨星大罗、齐秃(我们后来给数学老师也取这个外号)、克林斯曼、巴乔、巅峰的皮耶罗、劳尔……那也是我们后来疯狂喜欢的亨利,欧文,小贝,里瓦尔多的第一届世界杯。那年,话题足够多,巨星也足够多,当年的《the cup of life》也非常经典,就连劳德鲁普那个庆祝动作都是经典。

睡美人,劳德鲁普。在98年法国世界杯对巴西队的比赛中,丹麦表现非常出色,一度在场面上占据了巨大的优势,劳德鲁普为丹麦队打进了一个漂亮的进球。进球后劳德鲁普出人意料的做了一个睡美人的姿势,虽然最后丹麦遗憾的以2-3告负,但丹麦队仍然赢得了世界的尊重,而劳德鲁普的这个动作也成为了球员庆祝动作的一个经典镜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