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香巴拉并不遥远,两年后再走洛克线

有没有这样一段旅途,不错过一处风景,历经风霜雨雪,却又能平安到达?完美如此,恐怕你便无所牵挂,更不会魂牵梦绕了吧。

时隔两年,我又重新来到这个云南和四川交界的地方。香巴拉这个词为藏语音译,指神仙居住的地方,而香格里拉(Shangri-la)一词并非源于本土,而是首先出现于英国作者詹姆斯·希尔顿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简单来说,真正的香格里拉并不在中甸,而是在木里。

从木里县城到徒步起点嘟噜村,要翻过好几座大山。虽有巴士通行,却是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散架。巴士每天一班,视游客数量发车,也载当地居民,时速常常只有数十公里,屁股不离座位微信运动就能颠出两万多步,可见路况之差。两年前吃过这个苦,这次学乖了,提前跟向导翁扎包了两辆车。

泸沽湖里格半岛

泸沽湖至木里途中,在一个叫瓦厂的地方吃饭

木里县城依山势而建,我们到的时候太阳还没有落山,不过菜场却已关门,食物补给只能等明早再说了。这次特地多看了几家旅馆,最后住的却还是上次那家,一来菜场就在对面比较方便,二来其他那几家实在是泛善可陈。我们决定先去采购,然后再去吃饭,怕太晚超市就关门了。饭后在路边小店买了十几个麻袋路上备用。

第二天七点准时出发,路过博科乡客运站时,车被拦了下来。听说是被举报了,官方的说法是为了我们安全,而且嘟噜村的车没有运营执照,不可载客,非要让我们坐他们正规的交通工具。

在博科乡客运站前被拦

客运站前的风光

被拦的车不止我们一辆,但是伊桑他们却幸免于难。他们司机是个蓄须留长发的帅哥,着黑色大衣,车是黑色 SUV,对拦路的人说是带朋友出来玩,没有人会不信。

被拦下来的结果就是,各路人马费劲口舌,好说歹说怎么也不肯放行。终于明白司机为什么要早上四点出发了,但是木里的菜场六点半才开门,七点出发已经不能再早了。

从早上八点多被拦,到下午一点多搭上官方的巴士,足足等了五个小时。从一开始的愤怒、绝望,到最后的理解、释怀,这五个小时的煎熬没把我逼疯,势必就让我成长了,所以甚至觉得这帮打着官腔的道貌岸然者也并不容易,毕竟利益相关。

等了五个小时后,终于坐上了官方的巴士

好事多磨,坐上巴士没多久,就被一辆抛锚的卡车堵在路上。有了前面的经验,这一次大家淡定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车,有点听天由命的感觉。好在我们司机经验丰富,带头下去帮忙修车,捣鼓了一个小时,卡车总算挪了位置。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