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放弃股权之谜 王石已重新出发

“万宝大战”的硝烟尘土早已落下,王石也已经辞任万科董事长一职。回想当时笔者写过《万宝之争谁将笑傲江湖王石不一定会出局》,只是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没猜中故事的结局。如今,王石已经踏上新的征程。而姚老板也一路卖卖卖,再无当年锋利的锐气。不得不说,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

对于王石最早听闻是大一的时候,对他最初的印象是——他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当年听闻王石改组万科的故事和登山的故事,看过他的作品《灵魂的台阶》之后,坚信这样的人一定能做出好的企业,好的企业就一定值得投资。冲动之下开户买了万科的股票,即使拿了半年之后还是每股亏损0.5元,但至今我也没有后悔过。

有幸2006年底的时候有幸见过王石一面,那是万宝大战正在风口浪尖上,见他时他一脸云淡风轻,丝毫看不出争端对他的影响。可能见多了企业家的百态。彼时对王石已没有少年时那种崇拜,而万科的股票也早已卖掉,有的只是对于他做人、做企业和企业家的敬佩。

王石放弃“股权”之谜

王石身上优缺点都非常突出。这既是他人格魅力的所在,也为他惹了不少麻烦。作为企业家他一丝不苟,坚定执着,带领万科一路披荆斩棘,使得万科文化——“让建筑赞美生命”深入万科每一个座建筑中,专注于住宅也使得万科渡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终于坐上地产老大的宝座。但在生活中,一盘“笨笨红烧肉”将他置于大众铺天盖地的舆论中,一时美好形象饱受争议。

据王石自己说,他一生最自豪的事情就是“不行贿”。万科之前,他倒过玉米,为了争“计划外车皮”,他当时动过送礼的念头(两条烟),后来知道“行情”被退回了这两条烟之后,他就决定不在行贿,对于他的话其实也比较好验证,你观察万科拿地的位置就能体会的到。

时间回到1998年,深圳市政府当时批准了万科股份化改造方案,按照当时的公司以净资产1324万元折合1324万股,国家占60%,职员占40%,央视财经《遇见大咖》节目曾报道过:“4100万股份中,40%归个人,60%归政府,而王石主动放弃了个人拥有的股权。”王石也曾经说过:“1988年万科股份化改造,4100万资产做股份,40%归个人,60%归政府,明确资产的当天我放弃了自己个人拥有的股权,一直到今天我在万科拥有极少的股份。”事实是不是这样?其实笔者当时是有疑虑的。

按照凤凰网的说法,1991年1月29日万科完成股改,上市募集资金2800万元,也是一元一股,折合2800万股,总股本变成4124.67万股,经过这次股改上市之后,社会公众股占67.88%,地方国资占19.28%,职工占12.84%,而且当时从职工占比来讲,量化到王石头上的股份其实很少,所以他放弃了。这样的说法显然也是有一定的问题,但真相具体如何,读者只能自己去判断了。

其实,过后王石也说过:“面对当时的环境,股改之后突然拥有了一大笔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而且也比较容易迷失自己,如果非要在名和利之间做选择,那我选择名”。

重新上路 不一样的人生

退休之后,王石没有因为卸任万科董事长而退居幕后,67岁的他依然活跃在台前,今年王石在水立方发表了一场名为《回归未来》的演说。演说中,他回顾了他大半辈子的经历,说到深处,潸然泪下。可能没人真的体会这一路走来有多艰辛,也没人能感同身受这一路的酸甜苦辣。

卸任之后,他曾再次拜会褚时健,对于老友褚时健74岁才开始种橙、开展第二次创业的经历,王石似乎开始用更多的时间思考去思考自己的未来,我想《回归未来》的演讲就是对于他思考的深刻总结。

如今,一个“成熟”的王石诞生了。此时的王石有意在今年秋天重启游学的计划,届时他的“3331”计划应该会有所调整,按照之前他的设想游学计划是3年:一年哈佛一年剑桥半年以色列再半年伊斯坦布尔,“但实际上我在哈佛学了两年半,在剑桥两年,后来又加入了牛津。本来打算在牛津一年,结果才待了半年,因为万科股权之争而中断。如今,不管何种维度的王石业已重新出发。

回顾万科33年,万科成就了他,他也成就了万科。卸任之后王石仍担任万科集团创始人兼董事会名誉主席、万科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同时,他还出任远大集团联席董事长。从结果来看,他至少没有因为卸任而黯淡,对于王石来讲如今的一切只一个新的开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