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猎杀1000 奔向地狱!澳大利亚荒原1000km自虐骑行

“‘猎杀1000’(hunt1000)是一场很虐的骑行。1000公里的旅程沿着乡间小路穿过澳大利亚的顶部,穿过高原,穿过白雪覆盖的林地,穿过高耸的本土森林。小路连接着堪培拉和墨尔本,其间只有有限的补给点和澳大利亚最好的高地营地。”——huntbikes.com

▲维多利亚高地(Victoria highlands)

很不错,而且在这条行进路线当中并没有碰到像流泪、感到恐慌或者失去信心那些所有想要让你放弃骑车的事——很值。

我选择花超过2个星期的时间来完成“猎杀1000”,而不是像大多数车手一样选择为期7天的精华路线,而且我提前一个星期就出发了。当他们赶上我的时候,我已经过了澳大利亚的最高点——科修斯科山(Mt Koszuiosko),穿过杰冈格尔荒地(Jagungal Wilderness)的大部分不可骑乘路段,在布朗比(Brumby,澳大利亚野马)的牧场上野营,烧穿了前后刹车片,骑着车穿越冰雹风暴2次,然后发现我把钱包忘家里了。

接下来的10天,我遇到一群肌肉体重比完美的小伙子,跟他们共用一间阿尔卑斯小屋,同样的时间他们骑了200公里而我死命地往前推进也才80公里。缩进睡袋,把闹钟调到凌晨3点15分,然后听着他们打嗝和放屁的声音睡着了。在漆黑的清晨,我再一次带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前行。走在蜿蜒曲折的路上,我的自行车就像一条被栓着的难以控制的狗拽着我爬上跑下。

大部队出发的时候我托人捎话帮忙带些刹车片过来,但没有强调要带两套。所以杰森只带给我一套,我把它们装在前面然后把后面磨报废了的拆掉扔了。能坚持到现在我就是个铁人。

走到另一座山上,全身都在出汗,这时一阵引擎的轰鸣声传来,我以为是一架飞机从头顶飞过去,结果一看是两辆越野车。我停下来站到路边让他们先过,车子的车窗摇下来,里面坐着两个乡下人,脸上带着纯真的表情看向窗外:“你是我们见过的第一个真男人。”然后我就结识了这两位小路上的天使,盖伊和凯瑟琳。

他们缓缓驶下西卡支线(Zeka Spur Track),孩子们撅着屁股坐在架子上,车子沿着车辙前进。盖伊开始抱怨他的痛苦,脸上显示出疲惫。我想这应该是他们经历过的最难熬的几个小时了。我眼角刚有些湿润,然后突然从车子的副驾驶这一侧跳下来一个人,原来是孩子们的妈妈凯瑟琳来解救我们了。我身上散发着汗臭,5天没洗澡全身是灰,裹着一层黏糊糊的防晒霜可能还掺杂点尿液,即便这样,她还是给了我一个拥抱。盖伊轻松拿起了我那40公斤的自行车然后放到汽车后面,即使转动的轮子压到了他握在下管处的手指但他依然表现淡定,这时候我发现我好爱他们。

在回家的路上,他们没有说起任何计划,除了在咖啡馆吃午餐呆了几个小时,他们带我走出荒野,停下车子去观察蛇,还有把当地的桉树叶在手掌上揉碎让香味发散好使我恢复平静。他们一直在外面测试着他们的越野装备,为为期一年的非洲之旅做准备。

在他们为我洗了衣服、安排我睡觉休息、给我吃的喝的然后像我的父母一样爱我之后,我们一起在黄昏时分坐在阳光照耀下的岩石上,看琥珀色的河水流过维多利亚野生动物保护区。在他们那坐落在瀑布旁有着悠久历史的石屋里,我们无休止地聊着,一直到晚上。这里跟我6个小时前所呆的地方相比简直是太可笑了。

“猎杀1000”已经成为很多车手的死敌,一开始发车的时候有几百人,到最后可以完成的人数屈指可数。逼着自己奔向地狱然后再回来就是这场骑行最大的意义所在——有时候当你到了地狱你发现的却是天使。

我会在今年晚些时候再去看望盖伊和凯瑟琳。

2017年的“猎杀1000”实时地图,车手们可以将自己的实时状态上传至网站(https://2017hunt1000.maprogress.com ),沿途营地等信息也能在网站上看到。

更多旅途照片:

▲负鼠们在穿越公路时一不小心就会被飞驰而过的汽车轧死,晚上则会成群结队出来觅食

▲营地

▲露营的第一个晚上

▲第二天的清晨

▲杰冈格尔荒地(Jagungal Wilderness)

▲爱的小屋

▲翻越科修斯科山,澳大利亚山脉最高峰

▲斯雷德博荒原(Thredbo)

▲匹罗特荒原(Pilot Wilderness),好像魔法森林

▲远远的可以看到澳洲野马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