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生活大爆炸11

手机搜狐

SOHU.COM

爸爸的爱:外表厚重 内心柔软!

上周末回娘家玩儿,妈妈已做好午饭,可爸爸在家人左等右等之下迟迟未回家。妈妈说,又到割漆的季节了,爸爸去山里给漆树开小口,以利于漆水流出来。我一听着急了,这么热的天,热坏了怎么办?赶紧给爸爸打电话,可电话响了半天才接通。爸爸敷衍着说一会儿就回,便把电话挂断了。下午2点,爸爸才回家。看着他被晒红的胳膊和脸颊,我既心疼又愧疚,立即给他端了一盆水洗脸、擦手、吃饭。看着爸爸略显苍老的身躯,我的思绪不觉地回到小时候……

小时候,家里没有其他的收入,靠着家里的一亩多地,爸爸供养着我们一家人。我和姐姐都要读书,但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学杂费是一笔相当大的支出。在农村,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呀?以后都是要嫁人的。可爸爸并没有这样的思想,他常说:“虽然我没有儿子,但你和姐姐两个只要爱学习,学到什么时候我供到什么时候。我再苦再累,也要把你们供出来。”

为了增加收入,爸爸学了割漆的手艺,并想办法在山上种了一些漆树,每年靠割漆卖钱贴补家用。一到暑假,妈妈就安排我给在山上劳作的爸爸送午饭。对于那个时候的我,送饭是个苦差,我往往要花半上午的时间翻山越岭才能找到爸爸,一肚子的怨言。那个时候还不理解大人的辛苦,只觉得爬山那么累,埋怨着爸爸为什么把漆树选择在这么远的山上。

就这样,年复一年中,姐姐和我相继长大,而爸爸这割漆的主业一年也没有落下。靠着割漆挣的钱,姐姐上完了大学,我也顺利高中毕业(本人学习不够好),成长生涯中,我们姐妹俩并没有为上学的费用而发愁。

再后来我和姐姐相继成家,各自组建了家庭,与爸妈一起生活的日子屈指可数。但爸爸始终觉得我和姐姐是女孩,要多挣些钱留着,以后不给我们找麻烦。每次我和姐姐给他钱,他从来都不要,说我们也有一大家子人要照顾,他自己还能动就多挣点,给我们减轻点负担。

随着工业园拆迁,爸爸从农村搬到了城市,但他勤劳的双手从没有停歇过。一日,爸爸回到山里看他种的那些漆树都还在,就又捡起他的老本行割漆去了。前年有天,一大早我被妈妈急促的电话声叫醒:“你快回来,你爸在山上摔跤了!”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看到爸爸的脸上、身上、手上、腿上没有一处皮肤是完好的,我心疼的不得了,对着爸爸嚷嚷:“不让你去你偏不听,现在是没吃没喝还是咋地?”但看着他肿得变了形的脸,便不忍心吵他了,赶忙带着他到去各科室检查,所幸都是皮外伤。我心里想着,伤成这样,他不会再去山里了吧!可回家没休息半个月,身上的伤刚有好转,他又进山去照料漆树了,任谁劝说都无用。

老早就决定了,带爸妈去一趟武当山。可临行前,爸爸反悔又不想去了。在我软磨硬泡了1个多小时,他才不情愿的跟着我们一起出发。在路上,妈妈悄悄告诉我,爸爸不愿意去是因为出门就有开销,多一个人就多一张门票费,怕花钱。只可惜那天天空不作美,下起了沥沥小雨,爬上金顶白茫茫的一片,影响了观景的兴致。看着爸爸失望的眼神,我心里默默的执念着一定要经常带他出门转转。

父亲节到了,其实我的爸爸并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节日,我们发在朋友圈的祝福爸爸也看不到。父爱如山,尽管爸爸什么都不说,但他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他对我们无私的爱。我想他所期盼的不是收什么节日礼物和问候,而是希望我们可以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常回家看看。

谢谢你,爸爸!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