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生死”淘汰赛启动,中国私募股权基金加速洗牌

文丨陈键

来源丨人民创投(公众号ID:renminct)

“大部分规模偏小的基金、尤其是新成立的基金,将会面临募资困难的问题;而今天在中国成功的、管理资产规模庞大、过往退出业绩优异的基金,他们募集资金欠款相对容易,而且资金大都来自长期的机构投资者。”

这是6月12日清华大学全球私募股权研究院对外公布的《2018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发展报告》中提及到的一个结论。受金融监管政策趋严、制度套利空间被压缩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中国私募股权行业正迎来洗牌周期。

多因素叠加,加速市场洗牌

今年4月27日,央行等部门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业内称之为“资管新规”)。新规中提到一条原则: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目标,既充分发挥资产管理业务的功能,切实服务实体经济的投融资需求,又严格规范引导,避免资金脱实向虚在金融体系内部自我循环,防止产品过于复杂,加剧风险的跨行业、跨市场、跨区域传递。

合众资产副总经理关娇阳透露,对保险资管机构而言,新规带来的最大的变化是“之前躺着赚钱的通道业务大幅萎缩。”在此之前,保险资管机构可以为私募股权投资提供结构化支持,特别是银行理财资金的支持,而到了现在,新规开始对新产品结构产生影响。

华控基金执行董事、风控法务总监陈喆的感受是资产新规对银行和信托产品的影响最大。“作为甲方,他们之前主要关注私募基金管理人是不是合适,是不是有好业绩,但是新规带来的是政策性影响,他们的钱通过各种渠道都出不来。”

清科集团管理合伙人符星华指出,过去三四年,中国私募股权投资的出资人结构发生了重大的变化,2011年时80%以上的资金源于高净值个人,现在80%的资金源于机构。资金链收紧,政府引导基金、银行系资金、国企资金都会受到影响,从而间接对整个行业产生影响,传导后的结果是,母基金对子基金的投资更为谨慎,基金公司对企业的投资也更为谨慎。

她认为,2018年、2019年对行业而言是特殊年份:一是,今明两年是第一批投资创业板基金的清算年份,它们紧缺资金;二是,在2014年,大约有400多家一线机构的合伙人出来创业,有一万多家投资机构在最近四、五年诞生,资本市场收紧,没有业绩、未投到爆发性项目、或是缺少稳健的内部管理和风控机制的公司,面临着优胜劣汰的过程;三是,金融监管趋严,小机构没有办法快速适应环境,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

京微齐力公司创始人兼CEO王海力刚刚创业一年,从事的是正被广泛关注的集成电路业务。他说,创业不到一个月,他就拿到了天使轮投资,三个月后拿到第二轮几千万的投资,今年开始做第三轮融资,新规发布下,切身感受到私募基金的投资在收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