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母亲河为何污染20多年难治理?新华社记者给出了答案!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詹奕嘉、马晓澄、周颖

练江是粤东地区的母亲河,曾因河水清澈蜿蜒如一道白练而得名。现在,这条河流却成了“黑龙”,被广东省环保厅定性为“全省污染最严重的河流”。2017年4月,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指出:“汕头、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

练江源头,普宁市白坑湖水库,这里水质洁净清澈,但沿练江干流往下游走不了几公里,水体就受到严重污染。(记者黄国保2018年4月19日 摄)

一年过去了,广东省环保厅日前公布信息显示:今年一季度,练江干流综合污染指数比去年同期上升7.8%,超过三分之二被抽查企业废水排放超标。省定的整治方案依然未能如期推进。

练江治理为何困局难破?

记者沿江目击:从源头不断变黑变污,水质劣过“劣V类”

练江流经揭阳市下辖县级市普宁市和汕头市潮南区、潮阳区,干流全长71.1公里。“新华视点”记者从练江源头出发,追溯这条河流污染的轨迹。

练江入海口处,水面已呈灰黑色,与一道水闸之隔的海水形成了鲜明的明暗对比。(记者黄国保2018年4月20日 摄)

在练江发源地普宁市白坑湖水库,记者看到,这里水质洁净,不时可见飞鸟在水面上觅食。然而,沿练江干流往下游走几公里,就发现水体因污染而富营养化,到处长满水浮莲。疯长的水浮莲铺江盖河、绵延不绝,远望如同大草原。少数没被水浮莲覆盖的河面,水流缓慢,水体发黄。

潮南区副区长刘燕飞说,虽然有打捞船不停地清理,但打捞的速度远远跟不上水浮莲生长的速度。

在练江流域司马浦、陈店、和平等镇,练江支流河道上生活垃圾随处可见,不少村内河沟水体发出刺鼻气味,住在河流两岸的群众深受其害。到了练江入海口处,水面已呈灰黑色,与一闸之隔的海水形成了鲜明的明暗对比。

练江水到底是什么样的水?以主要污染物氨氮为例,氨氮的V类标准为2mg/L,超过这个数值的水即为劣V类。广东环保部门监测显示,自1998年起,练江水质就一直是劣V类;今年一季度,练江干流氨氮约9mg/L,远超劣V类标准。

产业之痛:

服装印染企业每天排放大量废水

据了解,练江天然水源不足,缺乏自我净化能力,生态环境相当脆弱。但环保部门和当地干部坦承,长达20多年的练江污染并非“天灾”,而是与当地的产业结构密不可分。

练江干流潮南段水浮莲遮江蔽河,打捞船日以继夜工作也跟不上水浮莲生长速度。(记者詹奕嘉2018年4月19日 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