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走,带你去祭奠牺牲在最高处的红军烈士

来源:老兵e家微信公众号作者:邓玉平

有一些壮举已经举世震惊,有一些沉默还没有谁能说得清楚。

父亲邓志云曾叮嘱我:“你要去看望当年过草地时用生命救我的战友。”我拜访过250多位老红军,得知我要重走长征路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说:“我们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倒在征途中的战友,请代我们去看一看他们。”带着叮嘱,我12次踏上各条长征路,祭奠所到之处无数座沉默的红军墓。

今年清明刚过,上海有几所高校就邀请我去讲重走长征路的见闻。我不禁想起长征路上那些数不清的红军墓,想起牺牲在长征路“最高处”的红军烈士们。

于是,我又一次讲述了2006年,我和队友攀上海拔4300余米的雪山祭奠红军烈士的经历。

作为红军的后代、老兵的女儿,我一直对雪山有种特殊的向往,特别是雅克夏雪山。雅克夏,藏语意为“牦牛都无法通过的地方”。雅克夏雪山位于四川省红原县与黑水县之间,是1935年7月中央红军长征途中翻越的第三座大雪山,红四方面军也曾几度翻越此山。雅克夏雪山上有一个海拔4480米的垭口已通公路,但红军曾翻越过的那个垭口则罕有人行。

那年秋天,为了攀上全国海拔最高的红军烈士墓,我和队友来到雅克夏雪山。

缓缓上行

记忆仿佛活了过来

9月17日一早,我和队友在山脚下的刷经寺镇集合。

据说红军经过刷经寺镇时,周围还是原始森林和沼泽,仅有几户人家。数公里外,原有一座康猫寺,是红军翻越雅克夏雪山的电文中经常提及的地方。

为防止高原缺氧,我们采购了3个氧气瓶备用。五人二马,携带着行囊、干粮、水和氧气瓶开始登山。

有福气,两位藏族向导为我们带路。年长的向导索仁达吉,汉姓孙。据孙大爷介绍,山的南面坡度平缓,路远;北坡陡峭,路近。我们选择沿北坡上山。年轻的向导谭雄称:“这一路到山顶垭口,我要用3个小时,你们得翻倍。熬过前半程的陡坡,后半程相对好走。”听说几年前他走北坡,曾摔死过一匹马。

9月的山间,色彩墨绿或枯黄,沧桑厚重。雪山亘古屹立,不知是否还记得当年红军将士跋涉的艰难?

雅克夏雪山垭口的海拔高于中央红军翻越的夹金山(4114米)和梦笔山(4080米)。但据红军日记记载,翻越雅克夏雪山的感觉没有像翻越夹金山那样困难,这也许与“高差”有关。夹金山下硗碛乡海拔2000米,与夹金山垭口高差2000多米;刷经寺镇海拔约3300米,与雅克夏雪山垭口高差1000米左右。

雅克夏雪山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