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最优代际人力资本投资研究新进展

内容提要:优化代际人力资本投资可以在人力资本投资不变的情况下提升子代的人力资本,这对于我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急需提升人力资本的现状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相关研究聚焦于如下三个方面:父代人力资本投资对子代生命周期内认知能力和非认知能力的影响;借贷约束、父代对子代的资源配置偏好以及父代的利他主义程度对代际人力资本投资的影响;代际人力资本投资对于社会稳定、社会公平、代际流动以及总产出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通过放松借贷约束、加大对子代早期的人力资本投资可以有效优化代际人力资本投资。我国城乡代际人力资本投资差距较大,而且,无论乡村还是城镇,父代对子代的后期投资意愿都要大于前期,因此,我国人力资本投资还有很大的优化空间。

关键词:人力资本代际投资最优化借贷约束偏好

一、引言

近年来,关于父代投资如何影响子代的人力资本积累,如何实现代际人力资本投资的最优化,成为劳动经济学领域重要的话题。子代生命周期内,父代对其人力资本投资如何实现最优化?代际人力资本投资受到哪些因素影响?如何调节社会借贷约束以促使代际人力资本投资实现最优化?代际人力资本投资对于社会有何影响?最近诸多文献对于这些问题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在我国人口红利已经逐步减少,正由人力资本大国走向人力资本强国的转型期,梳理这些文献,对其结论进行总结分析,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

人力资本是指具有经济价值的认知能力、非认知能力和健康状况等因素之和,人力资本投资无论对个体还是社会的发展都具有重要作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经济学家明瑟、舒尔茨和贝克尔创立了比较完整的人力资本理论,其核心观点有:(1)人力资源是一切资源中最重要的资源;(2)在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推动力大于物质资本;(3)教育投资可以提高人口质量,从而提高人力资本存量。尽管这些结论并非无懈可击,但基本上给出了人力资本理论的框架。个体的人力资本增长源主要来自于家庭投资和公共投资,家庭投资差异是个体人力资本差异的主要原因,子代人力资本投资能否达到最优化主要取决于父代对子代的投资决策。

父代对子代人力资本的投资主要通过教育质量和教育年限两个维度来衡量。显然,高收入家庭子代的教育年限和教育质量都要高于低收入家庭子代。低收入家庭的子代可能因为资金上的限制提前进入劳动力市场,所以低收入家庭子代的教育年限一般低于高收入家庭。即使低收入家庭子代与高收入家庭子代的教育年限相同,但高收入家庭子代可以进入高质量的教育机构或获取高质量的教育资源,所以其人力资本质量要高于低收入家庭子代。Strulik(2004)发现低收入国家通常有较高的童工比例,这将阻碍子代接受更多的教育以积累更多的人力资本。相关研究发现,在控制了青少年的家庭构成、父母年龄、教育、种族等因素后,家庭收入和财富分布顶端四分位和底端四分位的子代入学率的差距扩大到30%。这些研究表明,不同家庭的代际人力资本投资存在显著差距。但是这些显而易见的结论并没有多大的政策含义,有必要进一步考察:(1)低收入家庭和高收入家庭的代际人力资本投资是否达到了最优水平,也就是说,低收入家庭少投资,高收入家庭多投资就是符合最优化逻辑的吗?(2)对国家而言,应该设计怎样的教育政策、劳动力市场政策、金融市场政策使得国家的人力资本战略和父母的投资激励相容?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