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极端经济自由化教条的逻辑缺陷

近年来,以林毅夫和张维迎两位学者为代表的两方就市场、政府产业政策等话题展开激烈的辩论,成为学术界甚至公众关注的焦点。笔者认为,张维迎教授忽略了现实世界中市场力量的局限性,倡导政府对经济行为的完全不干预政策,反对任何形式的产业政策,是一种典型的极端经济自由化教条。本文尝试从经济政策制定过程中的抉择思路出发,分析经济自由化教条的逻辑缺陷,并从中国、俄罗斯和南非的改革经历,指出经济自由化教条在指导经济改革中可能造成的危害

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

讨论经济学理论还是经济政策,思路是不一样的。如果讨论经济学理论,需先设定假设前提,再做分析论证,结果很容易证伪。如果讨论经济政策,则是基于决策者的价值判断,在明确各项政策的目标基础上,综合考虑现实及政策实施过程中可能发生的各种预期状况,不同政策可能产生的后果,优先次序、相机抉择。经济学理论关注的是在假定前提之下的分析是否符合逻辑,前提是否在现实中具备或者完全具备不重要;讨论经济政策关注的是政策将满足什么目标,以及让政策生效是否具备相关的条件。由于经济政策在实施中将对相关的不同群体(国内与国外、穷人与富人、企业家与工人等等)的利益产生不同的影响,其制定过程主要是一个抉择过程——充分考虑其对各方的影响及程度,并期望实现决策主体所代表的群体利益(或福利)最大化。讨论经济学理论是经济学家的事情,制定经济政策是政治家的事情。一个人可以是一名经济学家,同时也是一名政治家,或者是带有政治理想的平民。以不同身份讨论问题时,态度很可能是不一样的。当他在评论一项经济政策的好坏时,通常都带着价值判断,这时他还强调自己是经济学家,很可能带来误导。

马科维茨的投资组合理论能很好地说明了理性投资人做决策的原则。该理论认为,投资者在做决策时,通常权衡两个因素:预期收益与风险。事实上,这一原则几乎也适用于其他决策。例如,贩毒是一项回报率很高且不需特殊技能的工作。但是多数人不选择这项工作,因为其风险太大,收益与风险不对称。同样,民主和自由都是人们所需要的,但是绝对的民主可能导致社会效率严重低下(想象一下任何涉及公众利益的事情都来一次全民投票);而绝对的自由则很有可能导致每人的利益都得不到有效的保护和尊重(看看美国的“持枪自由”是如何引起经常性枪杀无辜的案件)。显然,极端的自由不仅仅是不恰当的,而且很可能是有害的。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经济领域中的决策,同样也是取舍的抉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