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5.20快到了 那个和你表白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江湖上有这样一句话:少部分人遇见了爱,大部分人遇见了孤独。

第一次体会到这句话的那天,我正在从机场高速回家的路上,北京晚高峰堵的让人一点脾气都没有。随手打开朋友圈刷了一会,这一天,似乎唯有这个举动能缓解我被污浊空气和此起彼伏的汽笛声填充得满满当当的压力感。

有个朋友说,初恋男友结婚了,邀请她参加婚礼。

意中人成了别人的盖世英雄,是个俗套又扎心的故事,就像最近看的一部电影 《后来的我们》,开始的时候以为只有爱恨懵懂,但现实生活却要复杂的多。

1)17岁,从哈尔滨县城到火车站要先坐5个小时大巴,再从哈站坐Z字头的特快绿皮火车16个小时到北京站。

一个人坐在大大的行李箱上挤着人潮涌动的八通线,赶着行程参加一场场艺考。那时候刚刚学会化妆的我顶着脸颊上略带生疏稚气的妆容,扬起一张轻巧的笑靥:各位老师你们好,我来自黑龙江。

那是我北漂时代的开始,恰如22岁的小晓来到北京,她明媚而又炙烈,连阳光落在她身上都好像会雀跃地跳舞。

在绿皮火车上与男主见清相初次识,短头发的她对见清回眸一笑,皮肤白得几近透明。江湖上有这样一句话:少部分人遇见了爱,大部分人遇见了孤独。

第一次体会到这句话的那天,我正在从机场高速回家的路上,北京的晚高峰堵的让人一点脾气都没有。随手打开朋友圈刷了一会,这一天,似乎唯有这个举动能缓解我被污浊的空气和此起彼伏的汽笛声填充得满满当当的压力感。

有个朋友说,初恋男友结婚了,邀请她参加婚礼。

意中人成了别人的盖世英雄,是个俗套又扎心的故事,就像最近看的一部电影 《后来的我们》,开始的时候以为只有爱很懵懂,看到后来才发现电影里面,讲的也是自己的故事。

井柏然饰演的见清给人的感觉非常惊艳,初见时意气风发的明亮少年,有飞扬的眉眼和宽阔的肩膀,我相信大女生少女时代爱过的那个人,都能在见清身上找到影子。

到了北京后,两个人的生活从地下室开始。

一个混沌的筒子楼,房间用薄薄的木板隔开,就是几户人家的住处。隔壁的叫床声要戴着耳机才能盖过去,没有窗户的房间连抽烟都令人感到折磨。昏暗,潮湿,狭小。但这个房间却是见清和小晓温暖的巢穴。

两个初尝爱果的年轻人,一起在大城市相拥取暖,交颈而眠。

2)22岁,从学校毕业,留在北京工作,从一开始渴望鲜衣怒马的张扬,到被颠沛流离的生活打磨得安静。经历世故,攀附圆滑,深尝市井冷眼,沉浮苦海,生生不息。

我学会了和水果摊老板讨价还价,学会了在领导叫我滚出办公室的时候,蹲下身捡起散落一地的文件仍保持礼貌。初春的深夜高烧不退,连去医院的钱都舍不得,一个人蜷缩在暖气失灵,不足十平米的房间,心里面却依然怀揣着星辰大海的征途。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