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业界观点追踪(2月-3月)

1.“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8年年会”于2月25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

央行原副行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清华大学金融科技研究院管委会主任吴晓灵:

吴晓灵表示,中国现在是高杠杆的情况,发展间接融资是不太可能了,间接融资特别是银行贷款的发展,只能够增加全社会的杠杆。因而,未来中国今后发展的方向就是存量的结构调整,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

吴晓灵指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应当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资本活动的范围边界在什么地方?这在于我们怎么样来认识证券。对于资本市场,对于证券的定义,对于我们未来融资的便利程度其实是有关联性的影响的。她认为,“我们的财富管理市场这么混乱,就是投资计划不能够列为证券,引出了一系列的问题。”

二是通过证券来融通资金,怎么来看注册制?吴晓灵认为,在资本市场上融资,其实就是买卖双方的事情,政府只给我开了一个菜市场,市场的价格卖什么东西,买卖双方自主决定,注册制就是来做买卖的人到政府这儿来报个到,政府就制定规则,它监督买卖双方是否执行了制度。至于价格水平,改革开放40年了,哪一个领域价格改革的彻底,那个领域就发展得好。所以资本市场不放开政府对价格的管制,我们现在股票发行的价格还是受管制的,建立一个好的市场是不可能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

黄益平就防范金融风险问题发表了一些看法。他认为,现在的金融风险已经不是一个局部的单个领域的问题,可能有系统性的根源。

第一,过去政府在进行隐性担保,但现在变得越来越难。过去40年的金融改革,政府对金融体系的干预程度较高,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其实是支持我们的金融稳定,当然很多有效率损失的问题。因为持续的隐性担保,最后会引发很多问题,比如说道德风险。而现在正在搞利率市场化,释放金融风险,那么隐性担保很难像过去那样持续。

第二,要注重高杠杆带来的风险,总的来说是坏杠杆在上升,好杠杆在下降。

第三,需要关注国企僵尸企业的问题。国企里面我们担心的主要就是僵尸企业,僵尸企业平均的资产负债率76%,正常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平均51%。可以想像,如果我们真正能做到出清僵尸企业,对于去杠杆是有帮助的。相信对于控制我们的金融风险也是有帮助的,同时对于我们的新旧动能转换也是至关重要的。

第四,要注意金融创新与金融风险。我们在影子银行和互联网金融领域看到了新的风险。只是目前来看,互联网金融可能还没有构成系统性的风险,但是潜在的风险值得关注,尤其是像平台的特性,长尾效应,平台的特性很可能会导致垄断问题,加剧“羊群效应”的问题。尤其是很多互联网金融的平台和传统金融机构合作,会引发新的什么样的问题,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