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深入传说中被灵保护的非洲村庄……

相约星期五,我们继续北大才子黄河清的非洲故事。他的新书《非洲归来,不必远方》自推出以来,反响热烈,豆瓣评分高达8.5,很多朋友纷纷表示被他风趣幽默的文笔和精彩真诚的故事触动。每周五,我们可以从波布非洲平台阅读书里的趣闻趣事。

黄河清,1989年出生于厦门的南方少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主演电影《此间的少年》。毕业后,黄河清拒多方 offer,选择前往非洲工作,常驻刚果金,期间行走刚果布、布隆迪、几内亚、肯尼亚多地。按他所说,重塑了人生三观。

老板发威整拆迁

「我再去见一见那些灵吧,希望能至少劝他们离开。这恐怕也是我此生最后一次见到它们了。」

「我尽快给您答复。」我便赶紧起身告别了皮埃尔先生,回到大院子里。张总难得地很满意我这次的工作,让我打电话联系了赵总,赵总又联系了老村长,互相约好了时间,我们稍微准备一下,过完这个周末就跟着皮埃尔先生一起过去。

几日无话,到了出发那天我又见到了皮埃尔,还是那身非常不搭调的白衬衫加西裤,还是那么格格不入地一尘不染。这次没有再让我上楼,而是他直接在那栋巨大而腐朽的楼下等我。

路程有些遥远,我们一大清早出发,晨曦里的旋风依旧刮得那些写着「上天下地唯我独尊皮埃尔博士」的卡片漫天飞舞,可我看来,却不再那么碍眼。没有人送他,也没有人送我,依旧是巴比开着老尼桑,两个因现代大学而有了某种莫名联系的人要去远方探讨一些有关于灵的事情。

路上我们没有再谈论那似有若无的灵,皮埃尔只是告诉我,他和那位村长取得了联系,对方应该也是和他一样能看见灵的人,他也已经大概想好了如何与之交谈。车子在大山并不如和平坦的路上飞驰,皮埃尔一直呆呆地看着窗外,跟我也没什么交流,跟一旁的巴比也没什么交流,只是嘴里一直念念有词,不知是在与谁人说。巴比对这个神秘的人一直抱有敬畏的态度,因此也不怎么敢开口,车就在这诡异的沉默中一路向山里开去,犹如无数恐怖片的片头。

有了片头,就应该有个适当的发展,正当我被这沉默压抑得不能自已的时候,突然前方跌跌撞撞跑过来了一个老人,这个人的年岁显然比皮埃尔还要大上不少,即便说半个身子已经踏进棺材也不为过。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似是刚被野兽袭击,抑或是刚穿越过铁一般的荆棘。

见着他皮埃尔的碎碎念突然停止了,整个人开始不自觉地颤动,接着便突然开始边用力拍打巴比的座椅后背边大喊:「停车,赶紧停车!」巴比吓了一跳,赶紧猛踩刹车,把车生生横在了路边。车甚至还没停稳,皮埃尔就猛地推开车门跳了下去,一下子就托住了那个摇摇欲坠的老人,两个人飞速地用土语交谈着。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