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用坚持!和天赋抗衡

一个劝退选手的狂奔

在这所重点中学里,田径是校传统项目,每年很多体校转来的体育生,成了在中学生运动会上为学校争光的资本。他们大都是一级运动员,偶尔还有特级,但我并不属此列。我只是普通高中生,且成绩中等偏下。所幸,跑得还算快,参加短跑训练,目标是成为国家短跑二级运动员,因为高考能加分。

第一次参加训练,我就吐了,整整三天才缓过来——第三天放学,我还是去了体育馆,虽然被虐,但稍稍强大一点儿的感觉实在太好。

我的教练外号林教头,让我觉得自己简直是个正在修行的初级侠客,一旦神功告成,就可以仗剑出山,名动江湖了。

师兄们的钉鞋都是学校经费给买的,我属于编外人员,没有钉鞋。本该自己花钱买一双,可想起爸妈本就为学习成绩忧心忡忡,能允许参加训练已算开恩,还要出钱买鞋,实在得寸进尺。

于是在体育教研室里那堆准备扔掉的淘汰装备中翻了半天,翻出一双黑色皮面已经龟裂的钉鞋。回家刷干净了旧鞋,像捡了宝贝一样欣喜若狂。

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

主演:小罗伯特·唐尼 / 克里斯·海姆斯沃斯 / 马克·鲁法洛

猫眼电影演出 广告

购买

这一天,我拿到了我的第一双训练鞋。

从此,一放学,我就出现在操场边,风雨无阻。

球类比赛永远有人围观,而短跑训练却永远枯燥无趣,只有在校运会的时候才被人想起。

对那些已经过了一级标准的师兄们来说,练不练根本无所谓。他们抱怨煤渣场地太破,怀念体校的塑胶跑道,不爽操场上踢球的人太多,干扰他们的冲刺……

林教练兼着不同年级的体育课,看到只有我一个人在等训练,便摆摆手说,今天算了吧。

但我每天都去,几次拒绝后,教练也有点儿不好意思,就带着我一个人开练。

之后,在热闹操场的清冷一角,教练准时搬把椅子坐着,看我高抬腿,跳沙坑,拉韧带,跑冲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偶尔纠正一下姿势,说一点动作要领。

就这样练了几个月。百米二级运动员的标准是11.5秒,我一直没跑进过12秒。

那天,操场上来了个瘦男孩,风一样冲过终点线,教练手里的秒表停在11.68秒。教练大声对他说,好好练,一年之内就达标了。他眯着小眼睛朝教练一呲牙,他就是师弟。

师弟根本不喜欢跑步,他喜欢穿着一件克罗地亚的队服在球场上高速甩开防守队员,对着守门员大力抽射。跟我一样,他只想高考加个分。

0.1秒的差距在百米里也许要花半年甚至更长时间来突破,对我来说任重道远,但是对师弟而言不算什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