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房贷都还不起了!金领们正遭遇“空前的寒冬”

房贷都还不起了!金领们正遭遇“空前的寒冬”

原创TT财经授权转自微公号--TT财经

作者T教授

文|T教授

提起投行,我们会下意识想到那些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出手阔绰的华尔街精英。在公众的印象里,他们居于财富金字塔的顶端,是不折不扣的社会金领。

然而,前两天某知名大V曝出某投行员工一张到手不到5000元的工资条,一下子把投行——这个行业推上了风口浪尖。

后经记者求证,这一消息属实。

据悉,申万宏源自去年底调整了薪酬制度,将薪酬分为基本薪酬和绩效工资,绩效工资占全额工资的比例为20%-50%不等。

然而,申万宏源制定的发放标准却很高,据其员工表示,“投行、资管、固收这些部门基本是全军覆没了。”

所以,申万宏源基本上在变相降薪。

据报道,调整后博士学历的年轻投行员工到手收入是6000多,硕士学历的年轻投行员工普遍到手收入是4000多,收入普遍降幅在40%以上。

而有知情人士反映:“降薪后好多员工房贷什么都还不上了,连基本保障都无法满足。”

当然,他们还不是最惨的。

据另一家券商发布的通知显示,根据其对员工薪情况进行统计,发现部分部门存在员工领取的工资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情况。

纳尼?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对此,微博财经专栏作家向小田“劝”道:“同学们,听我一句劝,别念金融了,读软件学院吧。 ”

而且降薪并不是一两家投行的个例,整个行业都是寒风萧瑟,据悉有的券商已经停止发放通讯补贴、午餐补贴、电脑补贴;有的延迟发放奖金、业务报销时间延长。

我们不仅要问,这是怎么了???

若从表象来理解,中国金融投行当下遇到困境并不难理解。

自去年10月,新一届发审委走马上任以来,严卡新股IPO发行,过会否决率曾一度高达40%。

据wind数据统计,截止4月30日,共有46家IPO公司完成上市。

同期,撤回IPO上市申请的企业高达115家(去年全年才146家),同比大增338%。

同时,尚在IPO受理审核状态中排队企业总计有289家,仅有去年的50%左右。

大规模的撤材料、屈指可数的申报材料数量、极低的过会率···导致投行、律所、会计事务所开始无项目可做,使得行业迎来寒冬。

而据某投行负责人表示,“估计今年有六七成的投行要亏损。”

上面的这些无疑是导致中国投行金领们被降薪的直接原因,但这显然还不是全部。

正所谓,“大河不满小河干”。事实上,今年以来整个中国金融业都是冷若冰霜。

据公布的2018年1季度GDP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为6.8%,而在所有细分行业中金融业的增速垫底,仅为2.9%。

而在另一项数据——人民币贷款结构中,非银行金融机构(主要指券商、基金、信托等)贷款额同比增速为 -7.6%。

可见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业务发展完全处于收缩状态。

当然,上面这张图还透露了中国经济诡异的另一面,即今年以来不少地方仍然火热的楼市。

由上图可知,住户贷款(主要为房贷)同比增速高达20%,远高于企业的9.6%和非银金融机构的-7.6%。

源源不断的贷款涌向楼市,房价怎么能降得下来。

当然,之所以出现上面这一幕,主要源于高层的金融治理思路——杠杆大挪移——即给居民加杠杆,给企业降杠杆。

至少在高层眼里,居民杠杆还是相对安全可控的,但企业的乱加杠杆行为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地步。

这一点在去年8月份的“金融工作会议”体现的尤为明显,在那次五年一开会议上,国家正式提出了“防范金融攻坚战”,并将其列为未来3年需要打赢的三大攻坚之首。

之后,便开始一通扫射,银行理财回表、严卡企业再融资、打压通道业务、打破刚性兑付等等,通过各种手段迫使企业降杠杆。

而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大背景下,企业首次公开募股(IPO)也成为了国家严防死守的重要一环。

也由此可见,素有金饭碗、专注于企业IPO及再融资的中国投行业,苦日子还在后头的,三年攻坚战,今年才是第一年。

多位投行人士也认为,今年下半年或将才是最糟糕的时候,不排除出现行业大规模裁员降薪现象。

当然,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个“周期性很强”的行业,有着“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说法。

只是,就如马云所言,“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绝大多数人都死在明天晚上。”

大钱赚惯了的投行精英们,不知有多少能撑得到后天早上?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