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汽车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陆奇走了,Apollo凉了?

5月18日下午,已经许久没有曝出负面新闻的百度放出了一条重要消息:去年1月就任百度集团总裁兼COO的陆奇将因个人和家庭原因从2018年7月起不再担任上述职务,仅留任百度集团副董事长。与此同时,百度AIG(AI技术平台体系)总负责人王海峰被晋升为百度高级副总裁。

值得汽车界关注的是,IDG(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转为向百度公司总裁张亚勤进行汇报。

令人玩味的是,今年年初,2016年由北汽研究院加入百度任副总裁的邬学斌也离开该公司跳槽到宝能汽车。至此,Apollo智能驾驶开放平台的提出者、与车企对接的主要执行人已全部离开百度。对此人们不禁好奇:陆奇走了,Apollo是否要凉?

(百度自动驾驶发展历程)

不过,鉴于Apollo已被提升至百度集团层面的战略高度,该计划已很难再受到某个百度领导人的个人升迁或意志而转移。要知道,截至今年4月19日Apollo 2.5发布,这个全球最大的智能驾驶开放平台已经积累了超过100家合作伙伴。其中包括包括了汽车厂商、Tier1供应商、科研机构、地方政府、芯片公司、激光雷达公司、软件算法企业、出行服务商和其他软硬件供应商等等涵盖汽车全产业链的合作伙伴。尤其是汽车厂商,Apollo的合作企业目录上到涵盖了中外几乎所有叫得响的乘用车与商用车企业。

重要的是,百度Apollo还与众多地方政府达成了合作。尤其是在雄安新区,百度在今年年初进行了落地车型展示,成为了第一家在该地区进行自动驾驶展示的公司。恍惚间,Apollo似乎让百度拥有了“央企”的光环。

然而,陆奇离开对Apollo的影响却绝对不亚于10级地震。

在2017年4月的上海车展上,陆奇似乎是临时起意地在会展中心的一个教室大小的会议室里宣布了Apollo计划的启动。(据内部人士称,是因为陆奇需求提的太着急,所有的大会议室和发布会时间早就被抢光了)随后,出身汽车行业的邬学斌便挨家车企去沟通合作,让大家加入Apollo开放平台。

(百度Apollo技术架构)

纵使最初饱受质疑,纵使磕磕绊绊,但陆奇似乎一度真的把这事干成了。同年7月,Apollo就公布了技术架构和逐步开放的时间节点。当初公布的这几张PPT看似简单,但实际上相当了不起。要知道,之前由王劲带领的无人车团队、L3事业部、Carlife事业部等等部门的开发的源代码压根就不是为今后合作开放利用所设计的,因此要打造Apollo可谓是“伤筋动骨”。而在陆奇的带领下,百度理顺了产品和开发思路,并基本按照路线图实现了开放时间点。就这点来看,陆奇对得起李彦宏对他的“封王拜相”。

客观来看,陆奇的离开并不会对Apollo平台的下一阶段开放造成太大影响,毕竟开放路线图已经历了近一年的考验,稳步推进并不是难事。因为这件事收到最大伤害的是人心,以及百度在汽车产业中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和关系。

(百度Apollo发展规划)

要知道,陆奇最开始加入百度,是李彦宏的真爱表达。“工作机器玩命,上下界有口碑。”这话出自很少夸人的Robin之口,显然有着不同的意义。事实上,陆奇加入提出的“All in AI”战略直接拉动了百度股价,让其不再受到京东的威胁。

而这次他的离开,也很可能会引发百度内部的质疑:弥赛亚(救世主)已经离开,王朝中兴真的还有希望吗?

此外,百度和目前大部分车企达成的合作,都是由陆奇本人所亲自推动并签署合作协议的。相比较变化较快的互联网领域,汽车产业更强调稳定和可靠,也更加信任“老人”。而随着陆奇的离职,原本就饱受考验的Apollo计划是否还能得到汽车企业们以外的重视程度,也成为了未知。

随着陆奇的离任,百度“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黄埔军校”的金字招牌正再一次绽放出新的光芒。但要知道,尽管历史上的黄埔军校和其学员们在中国近代史上都扮演了重要作用,但创建学校的国民政府,最终却失去了江山。

而这一天,距离百度还有多远?

6月14日,“2018智能+新出行峰会”将在上海长宁世贸展馆举办。届时,滴滴、威马、Pony.ai等企业的重磅嘉宾将与您一道,共同探讨智能+新出行的未来图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