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乡村稻场

乡村稻场,专属一代人的记忆。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伊始,农村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广大的农村大地上如火如荼地展开与推动着。农民与土地,情感在那一刻,是如此的饱满与激烈!

家家户户,门前稻场,修葺一新。

阳光,土地,人。种子,收获,汗水。成为乡村稻场经典的记忆。乡村稻场,尤其,在夏秋季节,无疑是热闹与繁忙的。厚重而绵长的乡村岁月,老人与狗,看护与守望着乡村稻场的每一个白天和夜晚。布谷声声,犁铧烁烁,大地在春季里是萌动的,更是新生的。一夜春风化雨,催开花儿千万朵。乡村稻场在小草冒尖“探头探脑”、亮晶晶的晨光里,和着老屋檐下的乳燕绕梁、清脆明亮的“歌声”里,在袅袅炊烟渐次升起的乡村上空,春之声已在岁月的怀想中走进现实。

稻场,乡村稻场,会在某个春日,阳光甚好的早晨抑或午后,乡人们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检修”乡村稻场的每一个角落,好让收获季节到来的时刻,乡村稻场承担起摊晒谷物的伟大而神圣、光荣而虔诚的“使命。”山乡春来早,一年之计在于春。盘桓与规划,乡人们早已成竹在胸……

乡村无闲月,乡村无闲田,乡人们无比珍爱每一寸土地与每一粒种子。在“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岁月艰辛里,浮出沉重,遥望远山,以及原野之上无边金黄的稻子与风吹麦浪的“夏日诗篇。”乡村稻场,从此,打开了关于记忆的关联。

油菜收割,会在某个清晨悄然来临,就着“露水”,油菜籽饱满而丰腴的希望与飘香,会在某个乡村夜晚来临的时刻,香醉了人们的心房。之后,是麦子,是稻子,脱粒,摊晒,笑脸,汗珠,天空之下,原野之上,乡村稻场成为乡人们关注与议论的“焦点”,收获与汗水,艰辛与满足,感恩与回馈,都会在某个时刻尽情“释放。”

鸟儿,早已蓄势待发,单个抑或集体冲向稻场,原野之上,早已无比“荒芜”,果腹,显然是不太可能。乡村稻场,注定成为鸟儿们心中眼里的“天堂。”鸟儿在高处,它们的理想很简单:吃饱喝足,振翅飞翔。蓝天之下,白云深处,才是它们的“故乡。”

乡人们与鸟儿们的周旋与斗法,无时无刻不在乡村稻场的现场之上,上演着现实版的“猫捉老鼠”的游戏,虽“惊心动魄”,却意蕴深远:坚守与放弃,掳掠与赠予,乡人们总是在“视而不见”的难得糊涂里,让鸟儿们吃上一顿“饱饭。”天生万物,万物有灵。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猫有猫粮,鸟有鸟食。”纯朴而善良的乡人们总是在不经意间,下意识地为鸟儿们留下些许“果腹”的食粮。鸟儿们“知恩图报”,用歌声悠扬起乡村稻场的每一次经典与回望,白天与夜晚。鸟儿在高处,而乡人们呢?良心则藏在灵魂深处啊!斜阳远山,竹林归鸟,凝望守候,乡村稻场。

夏夜,无疑是一年当中乡村稻场的盛宴与主场。夏夜纳凉,看守稻场。已成为一代人灵魂深处抹不开的“记忆乡愁。”老人与狗,孩子与夜空,亮晶晶的星星,亮晶晶的眸子,月光甚好,暗香浮动,疏影横斜,一个又一个美好的乡村夜晚,会在“轻罗小扇扑流萤”的画面中走进温暖而甜蜜的记忆伊始,而夜色阑珊里的蛙声一片,诉说着“稻花香里说丰年”的凝望与怀想。月上中天,乡村稻场,只留下看守稻场的男人与狗,老人,妇人与孩子,早已枕着清风明月入眠,而此刻走进他(她)们梦乡的,无疑是窗外的蛙声一片与一地清亮亮的月光。

我已离开乡村多年,离开“乡村稻场”的影像记忆,已是年代久远,但乡村稻场的每一个春夏与秋冬,每一次收获与守望,注定会成为从故园大地之上走出的乡村少年,一生之中、厚重而深刻的记忆。从养育了我们身体的乡村稻场出发,我们一路行走远方,带着故园大地的厚重与坚韧,带着大地之上谷物与泥土的芬芳,我们奋勇向前,直达那心中、梦想的远方。

“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故乡,异乡,主场,客场,他乡岁月,乡村稻场,记忆与回望,岁月,已走向远方。

乡村稻场,永远飘散着谷物的芳香,那是记忆,更是珍藏。一抹斜阳远山里,我们何不乘着“竹林归鸟”的意象丛生,走进故园大地,走近乡村稻场,那里是乡愁的原点,更是梦想开花的地方,因为:大地的厚重与谷物的芳香,早已架构起我们一路行走远方的血脉基因与沉重辉煌!

乡村稻场,已成为:一代人,我,我们,永恒而甜蜜的记忆!淡淡的、悠悠的乡愁……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