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520遐思 | Love me tender

这真是一个荒诞的时代,所谓的“情人节”越来越多,真正的浪漫却越来越少。

什么是浪漫?我倒是想起了十多年前从《MusicHeaven》里看到的一个老招:买一盘磁带,在正反两面各录满十遍Elvis Presley(猫王)的《Loveme tender》,然后不做任何标记送给你的女神。据说,再怎么冷若冰霜、心如死灰的姑娘,听完猫王充满磁性、反复直白的低音倾诉,都会在一刹那间变得柔情似水。

Love Me Tender

美国流行天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猫王)

1956年根据自己的同名电影创作

这一招虽然看上去不错,但确实太老了。如欲效仿,还得先把磁带换成IphoneX,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证姑娘有那闲情雅致去听你的《Love me tender》,更别提被打动了。我相信,绝大多数读者看到这招也只是笑笑,不会去模仿。不得不承认,这不是一个浪漫的年代。不知不觉间,已经很少有人会去翻录情歌、摘抄情诗、在信纸上表白、在日记本上记录心事。

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经济越发展,浪漫却越稀缺。经济学告诉我们,浪漫越稀缺,享受浪漫的成本就越高,能够消费浪漫的人就越少,这恰是剩男剩女越来越多的一种解释。那么,为何经济和浪漫之间会有此消彼长的反向相关关系?不妨循环播放《Love me tender》,猫王的歌声里其实就藏着答案。

反复聆听,猫王似乎一直在低沉地、慢慢地唱着同一句“Love me tender”,浪漫就像一杯咖啡,在这不徐不缓的机械重复中被研磨出香浓的气味,让人不由自主就放松了心灵的防备。所以说,浪漫本质上是一件很没有效率的事情,但经济发展却必然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如影随形。随着经济快速增长,社会节奏越来越快、交流渠道越来越便利、逐利风潮越来越犀利,情感的迸发和宣泄却变得越来越容易,还没累积到、研磨出沁人的香味,浪漫早已被速溶殆尽。

反复聆听,猫王唱出那一句“All my dream fulfill”的时候,满满的幸福在耳边四溢开去,浪漫之所以让人心驰神往,原来是和梦想有关。但经济发展天然就有一种诡秘的力量,它经常会扼杀梦想,催生欲望。特别是当经济野蛮增长伴随着资产泡沫的时候,这种力量更加巨大。一方面,资产泡沫增加了生存压力,当婚姻和高房价捆绑,水泥森林里只剩下对生存的欲望,而不是对浪漫的畅想;另一方面,资产泡沫加剧了两极分化,当阶级固化扼杀掉机会公平的梦想,浪漫很容易堕落为食利者和寄生虫们对青春和命运的把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