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越西到关村坝——公路上的铁道之旅

一辆银灰色的五菱之光微型面包车,以60公里的时速在崎岖的盘山公路上不停打转。车上的安全带已经被他的主人弄坏了,他自称根本没有必要——也许他从来没有跑过这样遥远的距离。我们一行五人,和上百斤重的行李及摄影器材,被塞进一个狭窄幽闭且在不断颠簸的空间里,带着一种忐忑不安又三分期许的心情。是的,在这群疯子各自不同的人生际遇里,恐怕再也找不到一条路,比脚下这条208省道还要危机四伏。也找不到一条路,比此刻涌入视线中的山川和大河,更悲怆和激荡人心了。

我们从乃托镇的越西火车站出发,要沿着208省道,穿过甘洛县城和乌斯河镇,前往乐山市金口河区一个叫做关村坝的火车小站。从越西到关村坝,最简单便捷的方式,当然是火车。那一趟普雄到燕岗的5620次绿皮火车,8点20从越西站驶出,11点多便可抵达关村坝,省时又省心。那么到底飞出来一只怎样的幺蛾子,让我们被迫放弃火车,选择了安全指数低下的盘山公路呢?

答案是铁马大桥。

5620次列车驶入铁马大桥

附近的成昆铁路乃托展线

这座位于越西车站附近的特大桥,系成昆铁路上的第三长桥。为了拍摄5620次列车跨越这座雄壮的铁路大桥,我们不得不冒着严寒,摸黑上路。手机电筒发射出微光,照在十八弯的山间小路上。找到拍摄机位后,大家纷纷把棉衣的帽子扣上,并拉紧风绳,等候着黎明的到来。8时左右,韶山3机车的风笛声开始响彻山谷,晨光驱散雾霭,5620次列车终于像一只长长的大青虫那般,将傲人的身体曲线呈现在一支支越南竹子似的桥墩之上。远处的青山依旧朦胧,脚下的牛日河谷和磷肥厂,却渐渐明朗起来。

“要起得比鸡还早,才能拍到5620次列车过铁马大桥。”我在笔记本上写道。但这也意味着,尽管拍到了这趟珍贵的绿皮火车,我们还是不得不错过它,只能任其向关村坝方向疾驰而去。火车是每天仅有一班的缘,剩下来的,交给汽车和命运吧!当然,这些我是没有记录在本子上的。

在越西站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我们搭上了一个彝族小伙子的五菱之光,于是便有了开头这一幕。随着时间的拉长,加上周遭醉人景观的熏陶,大伙逐渐变得随遇而安起来。既然危机四伏不能摒除,又无力改变现状,何不闭上眼睛沉睡,或者干脆像磕了药一般,和这个彝族小伙子一起对着群山环抱的大自然长吁短叹呢。顺便,他还解释了他开得飞快的原因:

“我从没跑过甘洛以北,我怕回来的时候天黑了。路不好走,可能还有一些不好的东西。”

这句“不好的东西”脱口而出时,原本那些此起彼伏的呼噜声,顷刻间销声匿迹了。大伙像打了鸡血那般,浑身来了劲,纷纷追问起彝族小伙子看见过哪些“不好的东西”。这时车子刚好过一个弯道,荒山野岭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一位少女,一袭粉红色的衣衫,端着手机立于转角镜下。来回数百米,并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停在路边,那么她到底是怎么上来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