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快捷生死局:一个桐庐加盟模式的日暮?

谁能想到——仅仅9个月前还是一家估值13亿、日业务量110万、在全国拥有5000余网点的大型快递公司——快捷快递(下称“快捷”)此刻居然在生死边缘挣扎。

“我们失去了最后希望。”来自快捷内部的高管悲壮地说,“这次真的死透了。”而就在48小时之前,希望女神还站在快捷这边。

申通快递、国美在线,两家被快捷诸多高管——甚至是全体员工——寄予厚望的外部力量,试图参与快捷资产重组。失败了。

掌链传媒记者尝试联系快捷、申通、国美就此事发表评论无果。与此同时,重组失败的传闻如同瘟疫般在快捷管理层之间传播。不止一位、一个地区、同一职务的快捷高管向记者证实了该消息。

据说过去48小时里的每分每秒,谈判都在进行。其中一人告诉记者,快捷将在今天公布最终结果。很难断定重组失败就是答案,某种意义上,这些听尽坏消息的高管还存有幻想,如同外界对快捷的乐观态度一样:那么大一家公司怎么会说倒就倒呢?当记者第一次对重组失败表示惊讶时,有人问:你说我们还有戏吗?

等待快捷的命运走向至今难料,但那个最坏结果可能正浮出水面:死亡。

内耗

1个月前,记者接触到一位接近快捷股东的知情人士。当时,快捷正因合作不顺,跟申通闹得不可开交。双方公开指责对方。但这位知情人士称自己一点都不会对眼前的事感到吃惊。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从吴传龙入股快捷第一天起,雷就埋下了。”该人士相信快捷内部股东之间存在某种难以调和的矛盾。“股东间的不合在公司不是秘密。”

吴传龙是“桐庐帮”崛起的重要参与者。他曾协助陈德军创办申通快递,随后又加入中通速递担任常务副总裁。2012年10月之后,他离开中通,火速入股快捷,成为第一大股东。当时,吴传龙坚信决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他不打算学习陈加海白手起家建立全峰快递,那被视为“有风险”。因此他用了一个在时间上更具效率的方式。

快捷的创始人黄子杰雄心勃勃,他正把快捷打造成华南市场的“小顺丰”。当时快捷在广东地区的商务件小有名堂,同时大包裹看起来也很有希望。但是吴传龙力主快捷拥抱电商市场——来自“桐庐帮”的一贯做法——即便在今天也很奏效。但正因如此,快捷可能错失了成为自己的最好机会。从那之后,再也没人称快捷为“小顺丰”了。

快捷偏大的单件重量也让吴传龙不习惯。“我们要控制在5公斤以下。”在申通、中通的经验告诉他,这才是快捷未来应该走的方向。而这个方向,或许是黄子杰从来没想过的,也和快捷1.0版本完全不同。这是双方的第一次分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