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16张大图带你解读战国赵王城的秘密

文图//清水无鱼

印象中赵王城的落日是磅礴而苍茫的。

遗址

沿着陵西大街一直向南,赵王城遗址就在通往邯郸机场的附近。那是一片时隔2200多年的旷野,以废墟的形式荒芜在时间的秩序里。那是一段早已越出视线的生活,没有人去破坏它,以至于两千年前的一座城郭土台和夯土城墙得以保留至今。我们在附近徘徊良久,竟然找不到进入遗址(入城)的那条小路。

赵王城龙台

那时,我的内心是惆怅的,意念中这一带的山峦、河流都是沉稳而荒凉的,现代化的高楼以物质的形式早已遍布城市的角角落落,四纵八横的高速公路绕城而过,波音737飞机从不远处呼啸而起,我们的日常生活常常被一种快节奏充斥着,这里真的成了一个容易被人遗忘的角落。但它的存在同样是真实的,以废墟的形式在邯郸这片古老的大地上生存两千年,只不过是以废墟的形式。

遗址公园

赵王城荒芜着。

同样荒芜着的还有灌木、草丛、飞鸟、落叶和一蓬蓬硕满枝头的酸枣树,他们和赵王城一同荒芜在这个某个暖阳融融的春日里。一眼望不到边的田野里,那些在枯萎了的秸杆象一排排列队的兵,人走过,鸟雀飞起。又在不远处的荒草中落下。这就是2千多年前的赵王城吗?那象征王权的宫殿何在,那象征权力意志的楼阁何在?显然,他们早已被司马迁以文字的形式请进《史记》中,夕阳真实地存在于现实的虚幻当中,放射出落日之前最辉煌的橘色之光,地上的荒野连同荒野之外的想象都被包裹在这片橘色的光彩里。

遗址

幸好,这种荒芜被完整地保存着,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没有建造在这片废墟上。

经过两千年的时光剥蚀,龙台——那个曾经辉煌古建筑的硕大基台依然以高出地面近20米的高度冲撞着你的视线。几面红黄的旗帜在秋风中猎猎飞舞,给原本平静的旷野增添着一种悲凉。站在龙台之上,视野一望无际的开阔,远处,邯郸城以一种沙盘的姿态屹立在东北方向,脚下的那些叫“马庄、三堤、正岗”的村庄以积木的形式散落在它的周围,钢城的烟囱矗立在蓝天之间。

遗址

俯瞰近处,蜿蜒起伏的夯土城墙和依稀可辨的门阙状如冈峦,在如血的残阳中宛如一条苍龙在眼前呈现。龙台下是梯级分明的三层夯土台,你能想象当年,这里一定是回廊环绕,重檐叠嶂,九曲同回的场景。站在这里依然可以感受到当年“君临天下,傲视群小”的视觉震撼。我放眼远眺,极力在视野的范围之内寻找那条东方王城的中轴线,尽管荒野下的废墟阻碍了我的视线,但那条中轴线在我的心中分明是存在的,它把三座方形城池连在一起。就是这座王城,开启了我国中轴对称的建筑格局,而这项伟大的创造却来自于两千多年前那些不知名的赵王城的设计者。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