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不会投资的人 将被这个时代抛弃

每一个行业都有其特定的市场定位,甚至可以称之为“信仰”。投资成为产业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新趋势。回首以往,正是这个趋势引爆了全球财富的爆发性增长,引领着全球性的科技创新。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107年底,全球财富存量中的一半左右是在1995年之后形成的。再往前看,全球财富的另一半中的一半则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其余所剩无几。

人们可以说,这是因为两次世界大战几乎“打光了”战争之前的全球财富,而在我看来事实并非如此,新增财富的大部分是新财富——金融化的财富。

20世纪70年代是一个转折点,以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解体为标志全球经济进入“动荡年代”,恰恰是“动荡”激活了财富货币化和资产证券化,开启了“无金融不富”的新常态。

两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全球化是战争导向的,以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建立为标志,人类选择了市场导向的全球化。时至今日,全球总人口的51%以上集聚在城市,而城市与城市的链接形成了一个超国家的全球化市场,集聚了全球近90%的财富。

从这个角度看巴菲特,他就不仅是一个半退休的老人,而是新常态经济的标识。这是一个产业创新的时代,而驱动产业创新的力量不仅有企业家,还有投资人,是企业家和投资人相互激励,让人类走进了思想创造财富的时代。

为什么在“动荡年代”反而出现了财富总量的爆发性增长呢?至少有三个原因是不容忽视的:

第一,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的同时,美元与黄金脱钩,再与石油挂钩,全球化市场选择了信用货币,货币量的增长,货币流通速度提升,再加货币杠杆率的提升与叠加,金融化的财富逐渐取代工农业上升为主流财富;

第二,直接的和隐形的通货膨胀波及全球,而能够对抗通货膨胀的唯一方法是提高投资回报率,所以巴菲特说“财富取决于投资理财”;

第三,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科技革命以摧枯拉朽之势淘汰落后产能,驱动产业升级,股权投资的产业化改变了金融与实体之间的关系,创造了实体金融化的新趋势。货币-金融-科技三位一体,互为条件,难分伯仲,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财富增长主要来自于虚拟财富的增长,来自于“钱生钱”的产业,来自于多层次的金融交易市场。

人们可以在道德上谴责“镀金时代”的种种弊端,却不得不面对“价值投资”的选择,顺势者昌,逆势者亡。

价值投资有三个维度:其一是职业“信仰”,其二是股权投资,其三是股票投资。在股权投资产业化的背景下,投资人以“价值发现者”的身份,发现和培育新生代企业家。

有数据可以表明:2/3以上的新增企业家是白手起家的穷人,而在他们身后,2/3以上都有“贵人相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