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周小川:我们对亚洲金融危机没有很好地总结

5月17日,在中国社科院经济所举办的“经济研究高层论坛”上,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做了致辞发言。他说,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没有经历过大的经济危机,但是我们经历过亚洲金融危机。相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研究,我们对20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没有利用机会很好地认真总结。

首先,周小川评价改革开放40年最重要的是明确了改革开放的方向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且是“开放的市场经济”。他认为,这40年里有相当一部分不太正确的做法,也有过渡性做法,但这真是一本非常丰富和深厚的教科书。

今年也是全球金融危机10周年和亚洲金融危机20周年,他做了对比。周小川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大家史无前例地重视体制和政策研究,危机之后我们产生了所谓宏观经济周期性的危机的研究,同时建立了所谓宏观审慎的政策框架,再有就是更加紧密的把各种经济行为的研究和经济政策的研究综合在一起。

“中国也在中间有很多重要的参与,也使涉及危机的有关政策体制的研究受到了全球的重视。”周小川评价到。

但是相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周小川认为,我们对亚洲金融危机没有利用机会认真总结。

他说,“亚洲金融风波十周年的时候,全球特别是亚洲有很多学术研究的讨论会,研究亚洲金融风波十周年的总结,那一次中国因为体量大,中国在亚洲金融风波中受到的冲击不那么突出,我们挺过来了。但是实际上你要认真回想,中间也有很多波折,有很多痛苦,有很多重大的调整,但是十周年的时候没有利用好那个机会来做认真的总结。所以出的学术论文,政策总结、回顾,反而不如我们的亚洲同胞们做得好。”

金融危机变成了国际合作与国际博弈的新平台,一些传统的概念遭到了质疑。面对新的挑战,他认为,应该非常重视经济研究的方法论。

以下是周小川演讲内容精编:

我最近二十多年在金融界工作,十五年在中央银行工作。金融界应该说是对经济学有深度的依赖,有人说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也是现代经济的血液。很多金融业的活动都是基于为实体经济服务,基于经济学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上来发展的,更不用说中央银行的宏观调控,我们需要密切地观察经济现象,经济中的行为,我们需要有理论,有经验数据来分析经济的现象,从而在宏观调控中做出一些政策的选择。

樊纲同志说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年,没有经历过大的经济危机,但是小的我们经历过,有的也不算小,亚洲金融风波就不算小,总之宏观调控之所以能做到这样,是跟经济学研究,是跟社科院经济所,以及各个兄弟所所做的工作,经济研究杂志的贡献都分不开的,我在此也对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