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渝中风物小记丨抱紧一座城,与重庆呼吸与共的黄葛树

●名家档案

哑铁

著名诗人、作家,1989年开始写作,重庆文学院三届创作员,《重庆诗刊》副主编,出版诗集《隔窗听雨》等。作品收入年度诗歌选等多种选本。工作之余读书,读书之余沉默,沉默之余写作。

黄葛树是重庆的市树,归类为重庆的母城记忆物象,是不是有些牵强呢?可我固执地认为,黄葛树不仅是重庆母城记忆的一部分,还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沿着中山四路步行到桂园,一路上,黄葛树浓阴匝地。

在树荫下的人行道上行走,有如在雨季的丛林中穿行,雨还在下,从雨滴敲击树叶的急促节奏中,感觉到它们有种莫名的焦躁,不知是谁招惹了这些养尊处优的精灵,黄葛树伸出手臂,试图平息雨滴们一阵紧似一阵的怒火,我突发奇想,这些黄葛树伸出的手臂,不正酷似我们心中生出的母城记忆吗?

如果说老房子、老建筑是向后退去的城市标笺,那么黄葛树则是向前延伸的城市记忆。

在重庆,黄葛树无处不在,无论城市乡村,不论多么恶劣的环境,只要有鸟儿衔来树种,就会催生出蓬勃的生命,不需要有厚实的泥土,哪怕只有一丁点瘠薄的土壤,它们就可以抱紧一团岩石,将根须伸出去,寻找到泥土狡黠的藏匿处。

这种现象在老城尤为常见,岩壁的小裂痕,凿成长方体的堡坎墙接缝,都是它们的寄居处,黄葛树利用矫健的身手,黏住石壁,将根须顺着裂缝钻进去,藏得再深的的泥土,往往也无处遁形。

重庆是山城,众多的黄葛树伸出根须,将大山包围起来,将一座在山峁间累得呼呼喘气的城市紧紧抱住,在这里,黄葛树将这座城市想象成了胼头胝足的岩石,这个画面,是山城重庆的宿命。

重庆直辖后,随着城市的快速扩张,越来越多的树种蜂拥而来,进入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名贵的不名贵的树们,都到处搔首弄姿,附儒风雅,但黄葛树却始终保持着名士般的淡定,或站在南山,或聚集到鹅岭,抑或哪里都不去,就徘徊在渝中的巷陌间,那些吆喝叫卖的老调子,也许偶尔会在静夜中不经意响起。

△渝中区鹅岭公园,唐安冰摄

黄葛树身上,凝聚了重庆太多的人文情怀,它们与这座城市呼吸与共,将一座城市的魂,一座城市的命运也一并抱住,这是其它树种永远无法超越的记忆和操守!

渝中有黄葛树的景点一览(部分)

△李子坝抗战遗址公园

△周公馆

△李子坝轻轨站

△枇杷山公园

△红岩广场

△佛图关公园

△湖广会馆

△贰厂文创公园

△澳大利亚公使馆

△交通银行旧址

△人民公园

△白象街

△东水门

END

图丨左小朵、唐安冰、杨维、无忌、江潍

罗元忠、陈星、《重庆旅游》杂志社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