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从资金流入手 挖出骗税“产业链”

来源可疑的出口货物,落满尘土的办公地点,“一问三不知”的业务经理……防寒服出口企业疑点重重。在传统账簿检查无收获的情况下,办案人员从何处打开案件突破口?

防寒服出口疑窦丛生

2017年4月初,大连市国税局稽查局接到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下发的案源信息,其中包含分布在全国不同地区的、有关联关系的34家企业的疑点发票数据。国家税务总局的大数据分析结果显示,这34家企业为服装行业,分属原材料企业、服装生产企业和出口企业3个类别。其中,出口企业R进出口公司和A进出口公司位于大连,上级机关指定大连市国税局为牵头单位,对两家疑点企业的进出口业务实施税收检查。

大连市国税局稽查局立即抽调业务骨干,组成由稽查局局长领队的13人专案检查团队,着手开展对两户涉案企业的检查工作。

检查人员通过税收征管系统了解到,R进出口公司和A进出口公司分别成立于2014年4月和2015年9月,主要业务都是面向俄罗斯等地出口防寒服,属于外贸型出口企业。数据显示,R进出口公司2015年~2017年7月申请退税779.8万元,A进出口公司2015年~2017年7月申请退税1125万元。

专案组利用国家税务总局的选案分析报告及税收征管数据,结合公安机关、人民银行反洗钱中心、海关等部门提供的多项数据,对涉案企业人员户籍地址、银行账户、进货来源、出口业务情况全方位开展案头分析,发现两户企业疑点重重。

其一,两户出口企业各有一名法定代表人和一名股东,四人虽然没有交叉任职和身份重合情况,但四人的户籍地均为河北省L县。从《税务登记表》中得知,两家公司均为商贸型出口企业,但会计却同为大连某记账公司的严某某。

R进出口公司上游有供货企业7家,A进出口公司上游供货企业仅1家,其中北京X服装有限公司同为2家企业的上游供货企业。数据显示,X公司向R进出口公司开具发票价税合计近1800万元,X公司向A进出口公司开具发票价税合计近7800万元。

其二,国家税务总局提供的发票信息显示,为两家出口企业开具发票的7家服装生产企业从河北、山东等多家合作社及商贸企业大量采购狐狸皮、狐狸毛条,以及少量羽绒棉、辅料等服装原材料,进项税额来源为河北、山东等地农业合作社开具的农产品销售发票,但两家公司所售商品大多为防寒服,与其大量采购的皮毛类原材料并不匹配,存在人为操控开票种类和数量嫌疑。

其三,两家企业出口货物均系水貂皮大衣、防寒服等高退税率产品。但报关出口地却均在大连以外的北京、天津、新疆和深圳等地,部分出口报关地与出口目的国和境内供货企业所在地南辕北辙,大宗货物舍近求远报关出口,不符合外贸出口经营常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