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有些道路遍地荆棘,但逆风也绝不认输

成功会被记载

但奋斗过后的遗憾

也值得被讲诉

不是每次攀登都能

成就最快或最高

但是每一次攀登

总会成就些什么

北京时间2018年5月15日,KAILAS凯乐石运动员,民间女性登山家罗静从希夏邦马峰上遗憾下撤

海拔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是罗静个人攀登生涯中最后一座海拔8000米级高峰,如果登顶成功,她将成为完攀世界14座8000+米高峰的第一位中国女性。

她的这次攀登之行万众瞩目,但是奋斗由己,结果天定,攀登从来不易,这也正是我们为什么热爱攀登。

罗静,身形清瘦,恬静温婉,只看外表,你很难想象,她是如何经历十几小时、几十小时,在直升机难以抵达的平流层边缘,在高寒、缺氧、负重,乃至随时面临雪崩、坠落之时,一次次登上8000米级雪山之巅的。但现实是,她不仅用了大约六年时间就完攀13座8000+米高峰,还开创了多项历史纪录。

她挪动的每一步,踩下的每一个脚印,都是中国女性难以抵达的高度,都印证着中国女性的蜕变。在国际登山领域,特别是华人女性登山群体中,她已经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偶像。

10日,罗静在安装完自家的书架后,从成都出发前往拉萨,正式拉开自己最后一座8000+米山峰攀登的序幕。

在拉萨修整了2天后,罗静出发前往日喀则,在日喀则,罗静度过了一段短暂的悠闲时光,14日早上还去了扎什伦布寺,她发了一条朋友圈,说自己身体一切都好,就是眼睛特别怕风,但心心念念仍是想看书,无奈下只能改为每天听书。

15日午餐过后,罗静出发前往希夏邦马峰的大本营,一切安顿好之后,登顶前的拉练就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

25日的一场大雪打乱了罗静的拉练计划,原计划行进到一、二号营地之间的一行人中途暂停拉练,并下撤至前进营地。

拉练中出现了还出现了一个危险的小插曲,「从冰塔林到一号营地,行走起来很简单,一路上坡,都不用修路绳,但密布着很多明暗裂缝,我们上次拉练时,去程我的摄影师旺堆就掉到一个大裂缝中,突然一下没顶了……我与他结组跟在他身后,马上往后跳了两步趴地上紧紧拽着绳子,还好前面有夏尔巴帮忙拽了他上来……第二天下撤时六人,四人陆续掉到裂缝里,后来老外拉练也基本都掉过了,有结组就安全很多……只有我一次没掉,跟摄像机前嘚瑟着……」

其后数日,罗静与团队开始了在营地的「蛰居」生活。罗静表示她有考虑过到二号营地住一晚上的。那是海拔6876米的高度,近乎7000米,氧含量仅为平原地区的约40%。而在珠峰,海拔7500米是大多数攀登者开始吸氧的高度。「尽量依靠自己的身体适应高海拔,是我喜欢的攀登方式。」罗静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