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首度公开回应格斗狂人质疑,专访敖日格乐:2年内挑战麦提·莫

拍摄天一|剪辑周靖

编导青山|撰稿慈晖

在格斗行业,因为纯粹力量的对抗,一拳定胜负的悬念,超高的KO率,大级别选手霸占了市场很大一部分关注度,相较其他级别也更容易诞生英雄人物。中国优秀的大级别选手不多,而能够在国外取得超高人气的,敖日格乐算一个。

ROAD FC 47比赛前一天,我们在敖日格乐下榻的酒店里见到了他,彼时他仰躺在床上,扭头冲我们打了个招呼,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等到摄影器材都调试停当,他才扔下手中的电视遥控器,撑起150KG的身子坐在床边,随手拍拍被压皱的黑色运动衫,趿拉着拖鞋,移动到了镜头前的软沙发上。

两年多前的上海,他在24秒TKO金在勋后,无视裁判赫伯·迪恩中止比赛的决定,继续对倒地的对手发起了攻击,尽管赛后多次进行了道歉,但在当时,他的行为还是引起了部分日韩拳迷的反感。

到了2018年的北京ROAD FC 47,走进笼子的还是当年那三个熟悉的身影,只是这次敖日格乐用了三回合才拿下比赛。

打国际比赛不能丢中国人的脸,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坚持,“现在在面对国外选手时,我承受的心理压力要远远大于国内选手。而且打的比赛越多,这种心理越明显,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比赛的发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太多。”

和国内多数MMA选手一样,敖日格乐也是散打出身,师从赵学军练过7-8年,刚开始练散打时他还不像现在这么胖,参加比赛大多都能拿到前五名的成绩,“我当时经常跑到网吧看散打王的比赛,每次看到宝力高、柳海龙在场上奋战,就会热血沸腾,心想什么时候我也能来一场。如果继续在散打这条路上走下去的话,拿个全国健将没什么问题。”

MMA在中国发展的时间并不长,但因为更激烈的对抗,更剽悍的对手,吸引了众多站立格斗选手转战八角笼。从开始练习MMA,到在CKF打第一场MMA比赛,敖日格乐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和大多数人一样,开始转型时也遇到过困难,“那时候不懂,一到地面就被锁,想打但是打不起来,也不会柔术,每场比赛都输。”

但当他第一次戴上露指拳套走进八角笼时,被现场炫目的灯光和热烈的欢呼震撼到,“当时心里七上八下慌得不行,毕竟在笼子里和在擂台上有很大不同。擂台上你可以跑可以躲,大不了裁判喊停重新开始,有很大回旋喘息的余地。笼子里就不行,你退无可退,无处可逃,因为地面环节的对抗更激烈,你只有硬着头皮孤注一掷,跟对手玩命的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