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凯迪生态祸不单行,泰达宏利被套至今

去年底,凯迪生态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而在重组预期的刺激下,该股于停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也就是2017年11月15日大涨了4.61%。

可谁也没想到,半年时间过去了,不但重组的事情一波三折,而且还连连曝出负面信息。《壹财信》了解到,早在2016年四季度时,凯迪生态曾实行定增计划,泰达宏利基金和创金合信基金的两只产品均有参与,而在当季度,两只基金分别为该股的第二和第六大流通股东。但到2017年一季度时,创金合信已经消失在了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泰达宏利虽然大幅减持,但仍在前十大流通股东之中,也正是从这时起,凯迪生态的股价就节节下挫,两只基金的命运自此开始了天壤之别。

资产重组“利好”未至

立案、违约纷至沓来

去年11月份,凯迪生态公布了关于筹划资产重组的公告,公告称,控股股东拟对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并转让公司控制权,股东拟剥离处置公司现有的非生物质发电主业资产。受此影响,该股在停牌前一天的2017年11月15日,股价大涨了4.61%。

但随后投资者等来的并不是重组进展的顺利推进,而是2017年公司业绩大亏的预告,今年3月30日,凯迪生态发布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2017年1-12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00亿至-13.00亿,同比变动-579.72%至-489.77%,而直到现在,该公司依然没有正式发布2017年年报。

紧接着,在5月7日晚,凯迪生态正式表示,公司2011年度发行的第一期中期票据“11凯迪MTN1”由于未能在5月7日实现兑付,从而构成违约。公告显示,本次违约涉及本金6.57亿元,利息4119.39万元,合计6.98亿元。对此,凯迪生态称,后续将加快资产重组、项目融资、银行借款、电费回款等一切可能的方式偿还到期债务。

除此之外,公司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原因是公司保荐机构中德证券在对募资账户核查时发现,凯迪生态及下属子公司共10个负责实施2016年定增投资项目的募集资金监管专户于今年初共转出资金约4.02亿元,均转入凯迪生态非募集资金监管账户,且未履行任何审议程序。

这一系列的事件都说明了凯迪生态在经营和管理方面存在着巨大的漏洞,而这样一家“千疮百孔”的公司竟然还有机构参与其定增项目。

创金合信与泰达宏利参与定增

泰达宏利被套高位

在2016年四季度时,凯迪生态曾非公开发行不超过 140,000,000 股用于购买资产,多家机构参与了此次定增,从2016年年报中《壹财信》了解到,这其中就有创金合信基金公司和泰达宏利基金公司旗下的两只资管产品。

而从2016年四季度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也可以看出,当时两只基金分别为凯迪生态的第二和第六大流通股东,但到了2017年一季度,创金合信已经消失在前十大流通股东行列。而泰达宏利的持股数也从2016年四季度的三千多万股下降到了2017年一季度的一千多万。

从二级市场走势看,凯迪生态从2016年四季度创出阶段性高点6.96元后,就一路下挫,2017年一季度下跌了7.92%,收于5.93元,二季度继续下跌了14%,收于5.1元。而正是在二季度,泰达宏利又增持了一千万股股份,最终持股数超过了两千万股,并一直持有到2017年年底,但和目前凯迪生态的股价4.99元相比,依然下跌了2.1%,而根据《壹财信》的炒股经历来看,凯迪生态复牌后的走势也并不乐观。

两只基金对比来看,创金合信无疑更加聪明,在相对高位成功离场,而恋战的泰达宏利则继续挣扎在“泥潭”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