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李华林 || 品读居高之味

品读居高之味

自打去年十一月搬进儿子在省城西安买的高层居所,这半年多,我常常站在距地面六、七十米的高处,往外看,往下看,往上看。

27层,是我的居所所在。

在这样的高度看人看景,便有了一种与身处低层截然不同的观感。

原来,高度决定视野。

高楼之上,看霸河之水,正缓缓东去,悄然如带。今天,人们用精致的绿化带和灯饰,束缚了它昔日的狂野之气,令它如处子一般静好。

高楼之上,看远山横行,新的高楼正在它面前快速拔节。一个个未安装玻璃的窗户,密密的,黑黑的,成排成行,宛如有人用巨口和利齿,将山体啃噬了一回,留下串串牙印。

高楼之上,看孩童在奔跑嬉戏,看妇人在扭腰跳舞,看送水工在负重骑行,看保洁工在躬腰洒扫……你便不由自主地生出欢喜心、同情心、悲悯心——原来,别人的生活和我的生活一样,虽然忙碌而辛苦,但没有卑微,亦没有崇高,平凡,真实。

从高楼看,对面巷子不再像冬日那般空旷,树的枝干,由枯而绿。叶子一点点地繁茂起来,硬生生地将整条巷子挤满。密不透风的春天啊,到处都是生机。

从高楼看,地面的颜色由简到繁。冬天的白土黑路,到了春天,被花、草、树、人急不可待地修饰装点,各种颜色一应俱全。因为这繁复的色块,居所距离地面的高度,好像都被压缩了部分。

从高楼看,过去须引颈而望的烟花,如今就在眼前爆开,虚幻中终于有一些真实——喜气不再独独是别人家的,这烟花照亮了我的窗户、我的房间,不由分说地让我分享他们的喜悦。

从高楼看,近处远处的一扇扇窗,透出温暖明亮的光。一窗光亮,便是一家生活。是女主人在收拾衣物?是男主人在窗前凝思?是小孩子在灯下作业?是老人在回忆过往?细节不得而知,温馨触目可及。

从高楼看,夜的城市,便是灯火。一条条灯光延伸、交织,延成路,延成河;织成锦,织成海,织成千头万绪的思路、千变万化的生活。

高楼之上,我常常在白天遗忘了黑夜,在黑夜忽略了白天——每一秒、每一分、每一刻,都是当下的进行。

作者简介

李华林,笔名周涛,网名警营雅士,二级警督,陕西省延安市公安局安塞分局政工室民警。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曾先后在《人民公安报》、《政治思想工作》、《陕西日报》、《安徽文学》、《延安文学》、《黄河文学》、《中国散文网》《中国警察网》《新浪网》等各类媒体发表散文等文学作品一百余万字。共获各类奖项三十余次。有十余篇文学作品被选入各类文集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