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饵块慢慢鼓起,仿佛鼓起了我慢下来生活的勇气

冬夜,

当大理客栈的老板围坐炉边烧饵块的时候,

外卖小哥敲开了你的门:

“你的外卖,记得给个五星好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变得如此依赖外卖。不想吃饭五分钟,做饭两小时,但这样的确显得不够爱自己。

猪精女孩的日常——

等·外·卖

每天饥肠辘辘的时候,才开始选外卖。尽管看到不少高深莫测的菜名,但半个钟头过去了,也选不出一家想吃的。我更不想一直刷新地图,查看外卖小哥是否已经到店。

如果有机会,我只想呆在炉火边,慢慢等一块饵块。

看着它慢慢鼓起,

我仿佛也能鼓起停下脚步的勇气。

再见,塑胶味的“云南米线”。

就像煎饼果子之于天津,云南的清晨,也有人气的早餐。

“老板,来一份咸的,只要油条。”

“老板,我的是甜咸的,油条香肠都要。”

“好叻。”烤架上的饵块开始散发出丝丝的焦香,老板手脚麻利地给焦黄的饵块翻身,再涂上芝麻酱、辣酱、油辣椒……最后添上酥脆的油条。

如今,过桥米线全国开花,而米皮Q弹带劲儿、内馅爽脆的饵块却几乎止步云南。这是种遗憾,但这也是种幸运,至少它不会像米线一样,变成街头塑胶绳一般的快餐。

饵块,是一种长久的回味,当我想起云南的旅行,口腔里就会泛起稻米的香甜。

大理的饵块不急,

你也不需要着急。

饵块之所以止步云南,是因为它不是过过热水就能上桌的食物。想要吃到好吃的饵块,首先,不可以着急。

▏▏手揉饵块:机器无法复制的美味

尽管现在大理古城里的饵块基本上都是机器打的,但是当地人依然会绕路去手揉饵块店。

位于大理古城银苍路的“赵家饵块店”有百年历史,其现在的老板是年轻小伙赵定成,他与妻子、舅舅、表弟等经营着手揉饵块生意,决意把这门祖传手艺传承下去。

图自《大理外传》

在这家面积约2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天还没亮,赵家就忙开了。

赵定成和舅舅要把选自大理湾桥优质香米全部泡洗,再放进巨大的蒸笼里把生米蒸熟,反复走这样两回同样的工序,才能确保米团口感软硬适中。

接着,还要把米团舂压、晾晒、切片、印花……才算走完延续了百年的手揉饵块工艺。

赵定成的母亲总对邻居说:“店已经交给儿子了,他是第三代,能不能做好是他的事了。”但总归是刀子嘴豆腐心。

现在,老母亲依然会在案桌前忙碌,她熟练地揉着饵块,不断地揪上一小坨米团,放在大理石板上揉压,越揉越黏,这样的饵块才会有嚼头。

做饵块不仅过程复杂,选料也自有讲究。赵家选用大理湾桥老品种的米,它们靠苍山上白雪融化后的溪水浇灌,揉出的饵块也更细腻。

大理只种一季稻米,由于雪水温度低,这里大米的生长周期比一般地区长半个月,积攒了足足的香味。过年的时候,人们喜欢买赵家印花的饵块做年货,它们攒着一整年的风调雨顺。

地址:大理银苍路,靠近人民路、步行街、洋人街。

▏▏烧饵块:给炉火一点时间

手揉的饵块,如果不是用炉火烤出来趁热吃,真的是暴殄天物。

资格的云南人的家里,喜欢在冬天备上煤炉,用蜂窝煤热热闹闹煮上一壶茶,再烧一炉子饵块。再冷的胃、再冷的屋子,也会暖和起来。

不规则的手揉饵块,有着机器打不出的扎实,也不容易“露馅儿”。家里的老人总是一股脑地把所有孩子们喜欢吃的味道都包进去。

有的时候,包的是是家里的腐乳,有的时候一口咬下去,吃到的是花生酱和一粒粒的白糖,无论咸甜,都是婆婆奶奶的宠溺。

▏▏烧饵摊:在路上尝到慢活滋味

如今的大理古城,烧饵块的小摊随处可见,很多外地人都分不清楚:哪些摊位卖的饵块是机器打的,哪些又是手揉的。

其实很简单:米皮方方正正,将馅料满满一裹的,往往是机打的。

而形如饺子,需要先反复揉压,在小圆炉上慢慢烘烤的,则是手揉的 。老板慢条斯理,食客望眼欲穿。

虽然它看起来毫不起眼,也装不下太多稀奇古怪的内馅,可每当我想起云南,我就会想起那天买到的黑黑的、还粘了炭灰的手揉饵块。咬一口,稻米的香气迎鼻。

拍一拍、吹一吹、刮一刮,咬下去——米皮里是一点点豆腐乳。这就是别无分号的云南味,也是我失去很久的生活应有的滋味。

推荐觅食点:古城片区的话古城西门口的小摊,传说已经开了28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