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夏斌:经济转型时期往往是金融风险高发期

【编者按】

“当前特别重视防范金融风险,是因为经济转型时期往往是金融风险的易发期、高发期。”5月14日,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夏斌在由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新华网思客联合主办的“参事讲堂”上表示。

夏斌发表了以《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为题目的主旨演讲,他指出,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导火索可能是房地产泡沫、地方债务风险、产能过剩以及其他隐含的潜在金融风险。

对于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夏斌提出了防范化解存量风险的四条原则:止血原则、共担原则、成本原则,时间原则。同时,夏斌认为,对于增量风险必须建立房地产调控的长效机制。

夏斌强调,要提高认识的自觉性,当前中国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已经存在,社会要有高度认识,要承认并且面对这个现实。同时要提高认知和监管水平,特别是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和加强金融监管的问题,原则上要统筹兼顾、长短兼顾、讲究策略。

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夏斌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以下是澎湃新闻对夏斌演讲内容的整理: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主要从三个问题讲:

一、当前为什么要特别重视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问题;二、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隐患在哪里;三、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为什么当前要特别重视系统性金融风险问题?今天特别重视金融风险是因为经济转型时期往往是金融风险的易发期、高发期。中国改革开放40年GDP增长线就是三个大曲线、三个大周期。1992年是第二个周期的高峰,GDP达到14.2%,慢慢随着软着陆,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1998年下行到7.8%,1999年到7.7%,在这期间,我们在1997年召开了第一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来处理整个中国经济的风险问题。

当经济下行的时候,如果经济结构调整或经济转型跟不上,而货币供应还是比较宽松的话,那就会积累大量的风险。

在市场经济环境中,从货币的相对数来说,我们发行货币是为了刺激经济增长,那货币和经济的关系,就是M2/GDP的比例,从2009年开始比例直线上升,大量货币投放在市场上。市场经济是一种信用经济,那么在整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这个信用度有多高?就是现在有些专家讲的社会杠杆率、负债率。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最新数据,截至2016年末,我国总体杠杆率为257%,2017年在中央区杠杆的指引下增长有所缓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