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房企发债“紧箍咒”:仅可用于长租及借新偿旧

财联社5月18日讯,在楼市调控不断升级之际,监管部门对房企境内发债的管控仍较为严厉。“虽然上面没有正式发文,但有过窗口指导,目前房企只能发长租债券和借新偿旧的债券。”一家华南上市房企董秘向财联社记者透露。

对此,某大型上市房企CFO予以了佐证:“现在没有明文规定,但具体执行是如此。” 一位从事债券保荐的投行人士则表示,“用于长租租赁的债券可以发,其余的基本没戏。”

在监管部门对发债用途严格限制的背景下,目前在上交所及深交所申请发债的房企仅有3家,而近期中止或终止发债的房企则多达12家。

12家房企近期发债遇阻

一家总部位于重庆的房企董秘告诉财联社,房企在境内融资仍没有放松迹象。

记者通过查询上交所和深交所信息发现,目前仅有3家房企在继续申请发债。截至5月10日,拟在上交所公开发债的房企有两家,分别为广东海伦堡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审核进度为“已反馈”,以及格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审核进度为“已受理”。而拟在深交所公开发债的房企仅万科一家,审核进度为“已受理”。

“由于不审核,所以只能中止。”谈及新中止的一笔发债申请时,一家上市房企高管说。

上交所和深交所公开信息还显示,截至5月10日,终止发债的房企有6家,分别为嘉凯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都金融城投发展有限公司、北京金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海东渡丰汇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苏宁环球集团有限公司、卓尔发展(武汉)有限公司,终止原因均为发行人撤回发行申请。

此外,中止发债的房企有6家,分别为上海西部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珠海华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贵阳金阳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市时代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美好置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市杏林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中止原因为发行人申请中止审查。

“由于利率较低,房企融资的第一诉求往往是公开发行债劵及中票,其次才是信用贷款、再融资、信托等。”一位熟悉房企融资业务的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

上述人士补充称,“由于再融资需要大股东、证监会等批准,融资过程漫长,对于资金需求较为迫切的房企而言,难以在短时间内满足需求。”

一家大型上市房企副总裁向财联社表示,“选择公募或私募要看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影响力,信用好的企业一般选择私募。但对同一个发行人来说,因为私募对投资者资质和数量有限制,募集难度较大,所以会把利率设高点。”

据记者了解,相比仅有3家房企在上交所及深交所申请发债,截至5月10日,有12家房企申请通过非公开发行债券及可转债等方式进行再融资。 融资成本进一步上升

今年以来,受银行信贷紧缩、非标融资监管趋严等因素影响,房企的融资环境较之去年更为严峻。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今年2月,多家房企的借钱成本就超过10%,部分房企信托类的融资利率超过13%,而且开发贷利率普遍较基准利率上浮了50%。

“房企的融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只有开发贷还能保持过去的融资成本,通过其他渠道融资,从实际操作层面上看,成本都上升了5%至10%。”阳光城执行副总裁吴建斌曾于4月底公开表示。

一位从事债券保荐的投行人士向财联社透露,目前房企的平均融资成本在12%-15%,要看房企的信用评级。从银保监会的角度来看,仍在重申对房地产领域的融资限制,房企融资的压力会进一步加大。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境内融资进一步收紧之外,房企A股IPO也越发艰难。

A股最新IPO排队信息显示,万达商业、富力地产、金辉集团、首创置业等房地产企业排序出现集体倒退。目前万达商业排在第94位,富力地产排第95位、金辉集团排第97位,较截至3月22日的排序,均大幅下滑16位。业内人士分析,这释放了监管层对房企IPO进一步收紧的信号。

与此同时,房企在海外融资的步伐正在加快。目前已有多家房企向国家发改委备案登记,拟境外发债,其中包括融创、万科、金科、首创置业、泛海控股、旭辉集团、万达、富力及时代地产等。

而在美元债融资成本上行的背景下,房企仍选择海外融资,主要是受到今年将迎来偿债高峰、国内融资环境趋紧的驱动。

数据显示,2018年房地产债券到期规模将达2069.71亿元,较之去年的1007.30亿元,增幅高达105.5%。(财联社记者 陈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