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智库报告|WTO再审视(下)

文|关秀丽

“一带一路”与WTO互为发展机遇

人本全球化是全球化的正确方向,一定要解决绝对贫困问题,也一定要解决穷国与富国的利益均衡问题。WTO已经在多边贸易合作方面积累了共识和规则,只要正视:国内监管与贸易协定日益联系的大趋势,朝着解决传统边界开放为更多发展中国家受益、边界内的开放合作渐进而有序,WTO可能会迎来发展史上的转折点,WTO可能会因“一带一路”务实和接地气,续写了新规则再次走向兴盛。对中国来说,秉持开放和包容,以“一带一路”为统领,以双边机制为主轴,以积极参与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为突破口,以诸边(区域)合作为平台,在全球化新议题、发展规则建构方面,发挥建设性或引领性作用,借力WTO,推动规则区域化和多边化,“一带一路”与WTO互为发展机遇和动力,双向促进的局面可期。

(一)加强政策协调,提升发展能力

帮助更多发展中成员加入WTO,熟悉国际贸易规则,我国可以利用WTO的贸易政策审议机制来了解沿线国家的贸易政策和法律。价值链合作的全球化能够为更多发展中国家受益,WTO成员能够继续在多边贸易平台,解决贸易投资问题,对目前还处于发展探索阶段的“一带一路”建设,增加了一个多边解决问题的渠道,也为“一带一路”的国际合作注入了规则元素。美国主导的WTO,及其绕开WTO 推动贸易投资协定,事实上人为地破坏了164个成员认可的规则,将WTO成员分类化等,筑起了全球价值链与新兴经济体,尤其是最不发达成员链接的高墙。为使广大发展中国家能够在全球价值链导向下的全球化中分得一杯羹,需要从战略上构建开放包容的国际宏观经济政策体系,加强国家间的政策协调。

合作和能力建设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首要问题。诞生于1995年的WTO中没有专门论述,TPP中虽有专章但对此阐述甚少,还明确规定了此方面产生的任何事项,不得诉诸TPP的专章中确立的争端解决程序,美国(企业)只关注自利昭然于世。“一带一路”的“五通”针对广大发展中国家,尤其陆锁国家的开放瓶颈,通过设施联通,在软硬联通上提供发展机遇,敞开胸怀,真诚合作。不设门槛,不预设条件,不另起炉灶,在现有的双边、多边以及区域合作平台上,加强沟通、对话和交流,对接需求,设计方案,以项目为载体,以建园区为合作平台,务实推进,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未来还需要加强国别研究,总结分析案例,研究海陆发展支点对区域合作的带动作用,规则研究和争端解决也是开展国际产能合作及对外投资面临的现实问题,目前应从向西开放角度看,通过“以进促出”的开放战略,以“进人”为统领,发现特色需求,研究解决与伊斯兰国家合作的相关问题,破解内陆地区或内陆国家开放合作途径和规则,解决经济内生增长问题。当前,UNCTAD(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准备在贸易增加值核算基础上研发新一代投资政策框架,建立能够促进跨国投资可持续增长的投资争端解决机制,为投资法、双边投资协定、自贸区构建模板。广大发展中国家需要有紧迫感,在继续用好传统贸易促进增长的规则和路径,主动积极参与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融入“一带一路”,成为WTO成员。全球价值链下的国际合作是一个复杂系统工程,涉及创新、劳工技能水平、基础设施建设、跨国企业社会责任标准、环保等,影响到一国在全球价值链的位置。亚洲及金砖国家应在现有合作基础上,除强化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尤其要加强基础设施和贸易融资方面的合作。在国际金融体系改革中加强协调,加大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性,警惕贸易保护主义对发展中国家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剥夺。对于新兴经济体和最不发达国家而言,市场开放和政策协调除需要在WTO平台谈判推动外,还要在“一带一路”下加强政策协调以及构建自贸协定,培育规则互动的可能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