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品黄山之味,绘黄山之景!

黄山,奇松怪石,气势雄伟,作为安徽旅游的标志,既是一处风景胜地,也是一座艺术宝库。

而提起中国的山水画,人们自然就会想起黄山,画黄山的画家很多,而黄山,同样也成就了一大批画家,画家们留存了黄山的美景,而黄山则记下了他们的人生际遇。

为什么画家都爱黄山

▲ “《黄山汤口》·黄宾虹”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黄山,奇松、怪石、云海、温泉,这“四绝”的独特风采,吸引着我国古今很多画家去游览、写生、采风。

艺术大师黄宾虹一生曾九上黄山,画过无数黄山题材,自称“黄山山中人”。在安徽歙县黄宾虹故居,有林散之所撰之楹联曰:“九次上黄山,钩奇峰,钩古木,作画似狂草,洋洋洒洒,浑浑噩噩;一生堕墨池,写金文,写古籀,以斜为正则,点点斑斑,漓漓淋淋。”

而在1955年,时年已值92岁高龄的黄宾虹,患有严重的眼疾,但仍凭着对细节刻画的“吹毛求疵”和追求完美,创作出了可载入艺术史册的经典之作——《黄山汤口》!作为宾翁一生最伟大的作品,其中饱含了年少时宾翁游历黄山汤口的回忆与情怀!

▲ “《天都峰图》·弘仁”

在中国的绘画史上,弘仁是一枚绕不过去的名字,可以说他是黄山写生第一人!

弘仁以画黄山著名,一生与黄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为“新安派”创始人,曾作黄山真景50幅,笔墨苍劲整洁,富有秀逸之气,给人以清新之感。

《黄山天都峰图》是弘仁的代表作之一,画作章法新颖,场面宏大,气势磅礴;以简洁凝练的造型,空灵峭健的劲线,寄写出黄山的英姿。右上角作者自题七绝一首,赞誉黄峰的灵秀和壮美。

有人曾称:“石涛得黄山之灵,梅清得黄山之影,渐江(弘仁)得黄山之质。”

▲ “《黄山山水》·梅清”

与弘仁并称“黄山三巨头”之一的梅清,32岁开始潜心画黄山,屡登天都、莲花、云门、光明顶、文殊院、狮子林、炼丹台、蒲团松、西海门等百余处胜景,深为天下第一奇山所陶醉。

一生画出了无数峭拔秀美、云烟变化之胜、意境韵味无穷的黄山风景画,与黄山结下了奇缘。他自称“游黄山后,凡有笔墨,大半皆黄山也”。

▲ “《松颠咏月》·查士标”

查士标,人称梅壑先生。石涛将他与渐江同称为“一代之解人”,并认为他们的画风同属于“清逸”一路,可见他们在艺术上颇多相同之处。

查士标曾在一首《题渐江上人画》的诗里,提到二十年前他与渐江(弘仁)的天都之约,其诗有云:“廿年前负天都约,此日仍看画里山。妙迹依然人不见,松间鹤梦几时还。”从此诗中便可看出,查士标与渐江(弘仁)认识还是颇为较早的。而在诗句中所提及到的天都,就是“黄山天都峰”。查士标与渐江之“天都约”,实则也就是一起游览黄山。

▲ “《山水》·汪采白”

黄山,作为“新安画派”画家热衷表现的题材,汪采白也毫不例外,平生到黄山写生的次数数不胜数。且作为黄山大地哺育的画家,汪采白对于黄山的把握是常人所不及的。

山峦、迎客松、桥梁、瀑布、云雾、溪水......其熟悉程度已达到古人能“卧游”的地步,然而,也正是他对黄山的熟悉与热爱,才使得的作品散发出一种亲临现场、真山真水的真实感。

▲ “《黄山天都峰》·刘海粟”

众所周知,大画家刘海粟最爱画黄山,他平生十上黄山,从1918年第一次跋涉黄山到1988年第十次登临,跨度达70年之久,几乎包括了刘海粟一生的艺术实践活动。而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也多以黄山为题材,曾作诗:“万古此山此风雨,来看老夫浑脱舞”!

可以说黄山是刘海粟艺术的源泉,刘海粟也给黄山增添了艺术内涵。

时至今日,很多画家还都以黄山为师,更是以“滔滔不绝”之势奔向黄山,也因此留下了更多的胜景图。

画家们笔下的黄山,拔地摩天、险峭峻奇、雄伟博大的气势被表现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大美黄山,醉美黄山群峰之中又莫过于“天都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