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独角兽企业痛点:如何打破新经济扎堆一线城市的旧格局?

5月19日,由人民网、成都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将举行。本次论坛以“新时代新经济新未来”为主题,将在成都和硅谷设立会场,邀请中美政商学界人士、全球独角兽领军企业、投资人等越洋连线,聚焦全球独角兽企业成长生态,搭建政府、企业和资本之间的合作交流平台。

作为新经济的代表,独角兽企业正日益成为衡量城市区域创新能力的重要指标。人才、产业、资本与之密切关联,如何有效改善发展环境,打破独角兽企业扎堆一线城市的旧格局,已是各地抢抓新机遇,谋求新发展的必答题。

这道时代之问并不容易作答。在新经济时代,各种市场要素更具流动性,资源聚集的一线城市对于独角兽企业的孕育与吸引显然更具虹吸效应。浏览各类独角兽企业榜单,从地域分布上,80%以上都群居于北上深杭等少数城市。

“独角兽企业扎堆的现象不仅仅中国有,美国也一样。独角兽企业相对聚集在人才密集和产业基础设施完善以及政策友好的地区,比如硅谷、洛杉矶、波士顿。”在接受人民网记者专访时,荷多资本创始人王利杰认为,独角兽企业聚集区的形成需要多重因素共同支撑,远非一朝一夕之功,要想追赶时代潮流,各地挑战与机遇并存。

在这场竞相追赶的新经济发展格局中,地方城市该如何突围?“成都要更好的发展新经济,核心诉求就是要打造一批在各个新经济重点方向的独角兽企业。”谈及城市的未来发展,成都新经济发展研究院院长周涛认为,新经济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争之地,在爆发式增长的独角兽企业更是推动经济向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的重要引擎。

该如何培育独角兽企业?周涛做过详细的建议。建立科技创新特区被放在了重要位置。“特区要从全球范围内引进国际领先的实验室和培育本地已经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实验室,并在特区内推进科技成果转化机制、顶尖科技人员薪酬体制以及创新特区人员和高校科研院所岗位和工作量双聘双算的试点。”周涛说。

周涛还建议新形势下,政府要大力引进非技术类高级人才,改变发展传统产业的观点,抓住新业态新经济的特点,事实配套改革,把培养新经济独角兽企业和潜在独角兽企业的数目作为考核经济发展的首要指标。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更多业内的呼应。王利杰进一步表示,地方政府应加大力度,多管齐下,一方面加大教育产业的投资布局,从高校开始吸引和积累人才,一方面吸引已经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入驻,大批量牵引人才并带动产业基础设施的发展和完善。

“地方还要积极研究创新监管政策,对最新的科技和商业模式等新事物给与较为宽松的创业空间,给产业资本一些引导和利益,循序渐进的完善地区创新创业环境。”王利杰表示,相关的政府负责人任期和考核制度也应该做出一些相应调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