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这些年,地震局都受了哪些委屈?

今天我们节目的这位局长,

被业内人士戏称为,从“管天”到“管地”的转变。

原来,从中学时期做气象哨哨长开始,

到专业从事气象科研,再到中国气象局局长,

他做了43年的气象工作。

而2016年的12月,

又从中国气象局局长调任中国地震局局长,

他就是郑国光。

先让他来告诉我们,

为啥每次地震,

地震局都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地震局的工作人员又受了什么委屈?

QA

吴小莉:

目前中国的地震监测能力大而不强怎么形容?

郑国光:

一,我们的仪器的标准化很低。我们很多的仪器还要靠进口,而且很多的仪器不可持续,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在深圳建立一个仪器的研发中心。

二,地震的预报能力是世界难题,但是社会期望值还是很高。一谈到地震局,你必须给我报个准确信息。这就是对地震局整个工作的不了解,当然我们有自己的原因,我们宣传的也不够。现在我们的预报水平就很低,你把老百姓的期望值弄的很高,这个落差大了,人们对地震工作就不理解。其实最关键的就是长期以来,地震体系封闭,我们很多的话都是说给自己听的。包括地震预报,在科普里没有人说过,大家都回避这个问题,总认为我们海城地震做出了比较准确的预报,这就让地震局背上了历史包袱。

吴小莉:

您也曾经说过:作为一个地震人仍然在为着原本的使命——地震监测、预报这个使命在继续奋斗。

郑国光:

如果我们这一代地震人不去探索,我们的后代人怎么来评价我们?虽然它是世界的难题,虽然它有很多未知的东西,但仍需要去研究。我想我们这一代地震人可以接过前一代的接力棒,之后继续传承下去,终有一天,一代传一代,能够把握好地球运动的规律。

关于十年前那场地震的一切,如今被不断提起:死亡和伤痛,毁灭与黑暗,乃至于它如何发生,留下怎么样的经验教训,以及后来的,生存者,如何生;往生者,如何去……

十年后的今天,我们祭奠逝去的生命,探究灾害的成因,反思应对的不足,不过,也许更为重要的问题是,当灾难猝然而至,我们能否提前知晓,及时预警,把伤害降到最小。

5.12

汶川地震十周年祭

郑国光:

到了地震局之后,我发现地震灾害造成的人员死亡是在自然灾害里面最多的。中国大陆的面积占全世界大陆面积十四分之一,但是中国大陆破坏性地震发生的次数占全世界大陆地震的三分之一。中国国土面积58%都处在地震烈度7度以上的地震高风险区,这意味着难度之大、分布之广、预防任务之重是很多国家不能比的。所以在世界上专门有地震局的是中国。

吴小莉:

中国地震局也是目前唯一在致力于地震预测的单位。但是这是世界的科学难题,我们花了多大的力气?又取得了多大的进展?未来地震预测,还会是我们的重点工作吗?

郑国光

我们在地震监测方面的能力是显著增强。我们在地震预报方面也建立了长期、中期、短期、临近预报的业务。但是地震它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很不成熟的科学,曾经给你讲:我从气象局长到地震局长有什么感受?那么作为气象局长,研究的大气看得见、弄得清。到了地震局以后,地下是看不见、摸不着。 因此作为一个地震预报工作者,所承受的科学方面的压力、社会方面的压力乃至政府的压力,是非常大的。

那么当前城市扩张的背景下,

活动断层的探测面临哪些难题?

很多地震高发的城市大欠探测帐?

中国农村还有190亿平米的农村房屋,

不符合设防标准?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

5月18日:

凤凰卫视《问答神州》

吴小莉专访中国地震局局长郑国光。

辑:苏珍妮蒙小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