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上狐友撩校草

手机搜狐

SOHU.COM

武汉| 找到我钟情的咖啡馆,私人馆藏万张黑胶唱片

武汉算算咖啡馆的数量,也算“咖啡馆之城”。

它们是我见朋友、码字的场所,各有风华,却难有一家令我常挂心头——独自有了闲暇,我想要专程前往的。

发现这家,我犹豫很久,要不要发布出来。

因为馆不大,想想同一时刻,小馆内仅能欣赏一张黑胶,在场的客人都要聆听……人一多,究竟是听你爱的莫扎特还是听我选的地下丝绒,这是个问题。

据查,这家私人馆藏黑胶唱片数以万计(大部分收在仓库里),目录做成菜单都厚若辞典,灿若星辰。

我有私心,想每次去都能独享这座小小咖啡馆,静静无扰,听我所爱。一如初见的下午。

今晨,武汉黑云如棉被压城,豪雨倾泻,忽然想一句佛语,天下众生都是“一云所雨,一雨所孕”。

决定分享此篇。

前天,8月的骄阳提前照进了5月的武汉,燥热让我有了昏睡的错觉。约了朋友在汉阳造见,看看表,还差40分钟,想找个咖啡馆醒醒神。

汉阳造多是工作室。路上问了几个舔着冰激凌午休散步的姑娘,哪家咖啡馆最舒服。她们建议了好几个,都不太称我心。

忽然,竹叶间折射出一道耀眼的金属光,一头浑身镜面光泽的大熊,头上写着“孩子一样”。笑了。

门的拉手位置高,你仰头伸臂拉开门,像孩子一样。(后来知道,馆主说,在黑胶星球里,无论披着怎样的盔甲,你都是个孩子)

进门惊讶,高耸如小教堂般的玻璃尖顶小屋,满墙满柜,密密麻麻放着成百上千张黑胶唱片,分门别类,年代跨度久远。

(听说它们都是馆主亲赴伦敦、巴黎、柏林、布拉格、巴塞罗那、东京等地淘回来的。)

超级乐园啊!!

店员Z是个清秀雅致的男孩,“麻烦我想来一杯冰咖,不要糖,不要奶油的那种……唔,这些唱片都可以现在听吗?”我的心思已经不在喝什么这件事上了。

他点点头,微笑问我想听什么。

我就像一头10月掉进了亚当斯河的熊,左顾右盼全是鱼,心花怒放。

究竟我是该听一张布鲁赫的小提琴,还是来一张英国摇滚“变色龙”David Bowie,或者,我该试试贝多芬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单是欣赏这些美若大片海报的艺术封套,就足够让我心甘情愿花一下午时光。

贪心带来的恶果,就是你什么也决定不了。冰咖上桌,Z问我,想好了吗?

我颓然坐下,说,你帮我选一张你喜欢的吧,纯净安静的就好。

Z想了想,选了一张丁可在七年前发行的首张《ISLAND》。

恰是我喜欢的,广西人,天才级的创作型音乐人,雾气笼罩梦呓般的嗓音,凄楚略妖,这张里的If,曾在我车里单曲循环过很久。

精选